过路费跳票惟划算/江振鸿

希望联盟政府日前宣布,从 2020 年 2月1日起,南北大道公司(PLUS Malaysia Bhd)旗下所有大道的过路费,在政府以延长特许经营权长达20年的代价之下,将降价 18%,并保持不涨价直至这个大道经营权结束。

这个本是利民的好消息,无奈不获一些人民及一众网民的领情,反对党更是乘机对希盟政府抨击及冷讽热嘲一番,因为,希盟政府当年的竞选宣言,是要废除所有大道的收费;因为在执政前的一些政治演讲及讲座上,那些希盟的政治明星们,也曾多次言之凿凿说一旦执政,国内所有大道的收费站将被废除。



其实,每当佳节长假包括目前正在庆祝中的新春佳节,喜爱自驾游的我,最期待的活动之一,乃是驾车取道南北大道,载着妻小从槟城横跨数个州属,回到妻子位于马六甲的老家,因为我完全可以很放心地在南北大道上高速奔驰,不必提防有只野狗,甚至是一个人冷不防的从旁冲出要过大道;不必提防大道路面上有任何的坑洞,以致须在高速行驶中紧急刹车的情况(证明相关大道公司的维修效率高超);也不必担心车子会在大道的荒野路段抛锚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因为我国每条收费高速大道,尤其是南北大道,都有专属的巡逻队伍定时巡逻,为有需要包括车子抛锚的大道使用者提供援助;而南北大道沿途那些美轮美奂、设备齐全的休息站及其干净的厕所,更让我们累时可以随时停下来休息。

各打三百大板

当然,我无意要为因为所承诺的大道免收费变相成了收费降价,而饱受选民们指责的希盟政府粉饰太平,不过,当年不少人为了希盟那个大道免收费的竞选承诺而雀跃心动时,我对于这个大道免收费,却是抱着有所保留的心态,因为凭着相关公务员们目前的办事效率,废除了收费的大道,是否还能保持着同样的道路素质及服务?我家门口那条公路路面上的小坑洞,已多次向当局投诉,仍不得要领!

更何况,要维修长达数百公里的大道,是否会为政府带来沉重的负担,并对那些非高速大道常用者的民众不公呢?



持平而论,虽然大道免收费的竞选承诺跳票成了大道收费降价,但是比起国阵政府时代那每三五年就得检讨过路收费率,不是得批准起价,就是政府得赔偿,或是延长特许经营权(却没有降价),希盟政府的这个延长特许经营权以换取降价并永不起价的做法,无疑是对人民及政府较为划算的交易。

因此,希盟政府与幸灾乐祸的国阵反对党,双方恐怕应该各打三百大板,因为一方还没执政,就许下了不切实际的承诺,另一方则在位时不思去为民向那些大企业谋求最大的利益,现在不在其位时,才来冷讽热嘲一番!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