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曹营不思汉/罗汉洲

 
 

尽管教育部前部长马智礼博士离职,但华小爪夷文单元课题的争论并未息止,华社正反两方阵线也“旗帜鲜明”对着交锋。

正方以民主行动党为主,它如今贵为执政党,对华教的态度与在野时有很大不同,张念群职责所在,身不由己,她为爪夷文单元护航大家尚可理解,人不为己,非天经地义也。



令人诧异的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他似乎比张念群更落力推销爪夷文。不少网友斩钉截铁地说,假如现在仍是国阵执政,张潘2人肯定对这政策“骂到反”。我很相信这些网友的话,难怪古人会说,人一做了官就变得聪明理智,我们这些老百姓硬是不会变。

去年8月,潘俭伟即讥讽华人对学习爪夷文的反应好像“天要塌下来”般的不理性。日前他又说只教一点爪夷文就那么强烈反对,华人反应过敏,这种不理智的反对让巫裔有凭借指责华人种族主义、思想极端。

应关华小讨好友族?

潘俭伟如此这般左一句不理智,右一句不理性责备反对爪夷文(其实是反对爪夷文单元而已)的华人,看来在潘俭伟心目中,至少大半个华社都是不理性、不理智的,唯有他方是有理智兼理性的人。

按照潘俭伟的论述推而广之,凡是对政府的政策持不同意见的人都是不理智的、缺理性的、反应过敏的人。至于潘先生说因为我们反对爪夷文单元,巫裔可振振有词指责华人种族主义、思想极端。原来是我们不理智在先,犯厂了大错,授人以柄呢!



若按照潘俭伟的逻辑,为了避免给友族指责我们种族主义,我们对政府所推行的一切政策,以及友族的一切意见都应照单全收,不可反对,爪夷文单元固然不可反对,而且有些极端友族不是要实行单元教育,关闭华小吗?为了不让友族说我们种族主义,我们就应该自动关闭华小,大家都把孩子送去国小读书,友族就没有理由指责我们种族主义、思想极端了。尊贵的潘俭伟先生,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话说回来,学爪夷文有什么用,认不认识爪夷文有何不妥?阁下和阿拉伯人谈生意也用不上爪夷文,如果阁下不是立志研究回教文明,不学爪夷文也无大碍吧。

只教一点点就反对得那么厉害?岂不闻蝼孔崩城,微隙沉舟这些警语吗?船底出现细微缝隙,若不修补,缝隙就越来越大,最后就把船沉入水中。现在教一点点,谁能保证二十年、三十年后不会教多多?华文中学改制为国民型学校后,三分一教授华文的时间逐渐遭到压缩,如今能上5节华文课的已是皇恩浩荡,潘俭伟就是不能从中汲取经验?

如果林吉祥还在野

1984年7月,林吉祥引宪法152条文指爪夷文并非国家文字,政府无权迫国人学习非官方文字,行动党党员、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也是这样讲。“候任首相”安华说华人对只教几个爪夷文字体就这样反应过度,挑起马来人的情绪。问题不是教多教少,而在于政府无权强制国人学习与应用非国家语文,即如政府不能迫国小生学习华文或淡米尔文,何况华人也有情绪呀。

林老伯如果现在仍是反对党身分,他必定会以三十多年前相同的理由提出反对,助华社一臂之力,可惜他如今贵为执政党人,身在曹营不思汉矣。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