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遥远得已经恍如隔世的“3·08”大选期间,有一个取笑杨德利的笑话影片,其中一句用客家话讲的“我要做政府”,让我笑得半死!现在忘记具体情节了,就是只记得这一句“我要做政府”,当时身在沙巴的我,感受特别深刻,笑不可抑。

6月9日,国家元首开始召见各政党党魁,这是“喜来登政变”后,元首的大行动,自然引来很多关注。我只是想到,这一次,安华真的见到元首了,不过,只是谈紧急状态的问题,而不是“议员名单”。

当天,好几个朋友问我,政坛有何变动?不能又变天吧?且不说变天这回事,问题是,现在你还关心谁“做政府”吗?

其实,经历过“喜来登政变”后,我对谁做政府已经失去热情,因为若是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的问题不解除,若是大部分“同胞”没有深刻觉醒,谁当政都不会有太大差别。

说真的,我现在只关心每天的疫情数字,看着这些数字感觉危机处处,命在旦夕,我再也不相信什么政策可以控制疫情,我只相信,唯有疫苗可以救民于倒悬。

不要相信英明神武的政治人物,他们的英明在病毒面前只是梦幻泡影,现在唯一可以救命的,就是疫苗,我只期望政府集中精力在这方面,希望“疫苗部长”凯利可以展现他名校高材生的实力。

政府现在浪费一堆时间在“厘清SOP”,各种管制下的SOP已经闹了一年多,以这一次FMCO的SOP最乱,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不管是私人界还是执法官员,都没有搞清楚,乱得比乱世还乱。

我们要问,执法官员到底是不清楚,还是滥用权力?这两者的差别很微妙,但是,受苦倒霉的却是老百姓。政府自己颁布SOP,自己还要向执法官员澄清真正的SOP,这是什么管理?

政策越多SOP越乱

所以,政府最好不要推出什么政策,政策越多,SOP就越乱,越乱老百姓就越倒霉,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研究这么加速推进注射疫苗。

看到现在的种种执法乱象,还有内阁部长一个又一个的荒谬言论行径,我觉得,整个政府已经失败,Kerajaan Gagal是最真实的写照,国阵治理60多年建立的体制,不堪病毒一击。BOSSKU还在说风凉话,好像他很英明,实际上他的金钱王道腐蚀人心,是Kerajaan Gagal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可悲,我觉得,我们的国家处在非常可悲的状况,在这种局势下,大家只有自强不息,谁“做政府”都好,我们还是陷在60多年筑成的泥沼里,寸步难移。

疫情过后,别的国家很快就恢复景气,而我们,种族政治还没有斗完,宗教极端主义会更横行,希望在哪里?

这个病毒,把政府能维持的仅有颜面,都重重摔在地上了!平时说得多么为国为民,说得冠冕堂皇,其实都是吹的;现在吹不起,就只能讲荒谬如“两车相吻”这种低智商的话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