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半个世纪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教授爱德华洛伦兹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第139次会议上,提出一个问题:“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会否导致德克萨斯州出现龙卷风?”

自此以后,“蝴蝶效应”不胫而走。

此问题的答案,一般的认知是“小故事大启示”,也就是一件小事对重大事件的影响,某些特定人士对大势发挥杠杆作用。可惜,也是数学家的洛伦兹要表达的意思恰好相反。

他提出的形象问题,旨在阐明一些复杂动态体系展示了不可预测的行为,即使最初状况发生的甚小甚微变化,可对系统的结果带来深刻及广泛多方面的影响。因为这些系统的敏感,结果是无法预测的。

马有洛伦兹“蝴蝶”

这几年观察的一个现象就是,马来西亚也有一只洛伦兹的“蝴蝶”,但都是想像中的“蝴蝶”——纳吉。

要是最近坠楼身亡的尤瑞庆是纳吉案件的控方证人,保证媒体会异常热闹,砂拉越报告或许会引述消息或根据所见文件,加油添醋地大肆报道,与现在相对平静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大家都知道,从蒙古女郎、赵明福、凯文莫拉斯、胡先纳扎迪等死亡案件,到诸如国家破产等等问题,都是纳吉这只“蝴蝶”的一举一动所致。

即使几年来对这些案件与纳吉关系意有所指的林吉祥,否认他曾说过纳吉是上述命案的“杀人凶手”,蔡添强也承认他上载的纳吉、阿都拉萨巴金达及阿尔丹杜雅的是“移花接木”的合成照,警方与法庭的调查与审讯也没证明纳吉涉及,但很多人都坚信这都是纳吉所为,或者是纳吉指使之下的“结果”。

高估纳吉的能力

他们可能不知道,这是高估了纳吉的能力,有许多童话中那种单纯,但从来就不会怀疑自己的智慧,也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洛伦兹的蝴蝶轻拍翅膀,科学上来说本性使然是无意识的。人的很多甚小甚微的动作是无意识的,因此他们的一举一动累计起来,放在马来西亚政治相对简单的动态体系来说,才是“蝴蝶效应”。纳吉个人要靠边站。

这让我联想到我们常听到的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的社会—尤其是华社,可能潜意识里认为纳吉是公众人物,对他指指点点,甚至免费宣传对他的妄言妄语是“公民权利”,没有想到这其实是“以恶小而为之”,看来也找不到回头路。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