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追问的还是要追问/王介英

从小我们的父母、师长就教导我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千万不要“不懂装懂”,“强不知以为知”。不知、有疑惑就要问,不厌其烦地问,甚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是满足“求知欲”的法门,也是“释疑”、“解惑”的重要管道。

学与问相辅相成,学离不开问,肯问才能“变不知以为知”,故学生有疑就当问,不要因为有人奚落、嘲笑而不问。学生如此,各行各业的人亦然。



最近,有人问政府何时能让“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走完最后一里路?有人问希盟为什么好推不推,推出一位93岁的老人出来当首相人选?问茅草行动是谁下的命令?问林首长为什么好买不买去买便宜屋?问国行炒外汇亏损315亿,谁该负责?总之,奇奇怪怪,大大小小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排着队提出来。

被问的人,有的可能一时没有答案就保持沉默;有的自知答不了,就答非所问地带你游花园兜兜转,转到你晕头转向,差一点晕倒;有的自知犯错、理亏,就反问你:“为什么你那个不去查,偏要查这个呢?”。

总之,大马人最近为了捍卫“知情权”、为了行使“监督政府施政”、“防止政治人物敛财自肥”的权力,不怕惹人讨厌地追问,看来只要不遇到“乱来的讲师”,这场考试应该可以过关“及格”!

没有弊端何必怕问

在云云众问之中,问得风风火火,答得“像雾又像花”的,当推“63亿海底隧道丑闻”之问了。



从提问者问得那么具体、那么有板有眼,问得那么尖锐、那么咄咄逼人,而回答者答得遮遮掩掩,转过来变过去,前言不对后语,甚至荒腔走板的情况来看,内情还真的可能有点问题,有点不简单。

如果整个隧道工程真的没有违法违规,没有“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弊端,何必怕人家问?何不干脆直接回答人家的问题,“和盘托出”,把程序、评估报告费、SPV名单等全部摆出来讲清楚?不要节外生枝说人家“搞破坏”、说人家“不知是人是鬼”、说人家“不及格”。这样做对还人民群众“一个交代”、还自己“一个清白”有什么帮助呢?

可能你学问大,解释时用词太深奥,那就拜托你放低身分,用较简易的词句,再解释一次吧!千万不要说:“只有魏家祥一个人不明白”,就不再解释了。坦白说,我们也听得一头雾水。

许多局外人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该追问的还是要追问下去!”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