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评析马中南海角力/谢诗坚

南中国海总面积有350万平方公里,内有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及南沙群岛等。

直到目前为止,越南占有南沙29个岛礁,也声称西沙群岛主权归越南;菲律宾占有9个岛礁,但已失掉对黄岩岛的控制;马来西亚控制南沙5个岛礁(有另说10个岛礁);台湾保有太平岛;中国方面也只占有7个岛礁。从2012年起,中国将永兴岛列为三沙市的行政中心。



在1840年之前,南中国海是风平浪静的;但在鸦片战争之后,整个格局就被改变。

后来经过百年的辗转,南中国海已不再平靖,而是列强的角逐战。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在法理上将其占有的南沙和西沙诸岛交还中国国民政府。

历史遗留11段线

1947年,国民政府公布南中国海内有11条段线形成U形是指这些岛礁内的主权全归中国。



所谓11段线在后来被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采用,她认为这不是新政府自立的,也不是捏造的,而是中华民国留下来的“历史地图”(历史遗产)。

这11段线在后来又为何变成9段线?这是有其由来的。在1956年时,北越主席胡志明向毛泽东主席商借位于海南岛及海防中间的一个岛屿,以作为勘查基地,监督美国对北越的举动;毛泽东对此深表赞同,但不是借给北越,而是送给胡志明。

这样一来,在1957年就正式送给北越,北越就将原本称为“夜莺岛”的岛屿改名为“白龙尾岛”;从此,中国的11段线就少了两条线,因为第10及第11条线内的夜莺岛已送北越,不再是中国的了。

因此,9段线成为中国的历史依据,但她的9条线却成为东盟国家挑战的因由,因为越南、马来西亚及菲律宾皆不承认。

在2009年越南联合马来西亚向联合国申诉中国不可全盘拥有南中国海,而应根据1982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条约重新划分。越南认定她控制的岛礁也应拥有200海里的经济范围区;中国则反对,认为越南已踩过底线,侵犯了原属中国的海域。直到今天,越南的要求也未得到联合国的回应。

菲律宾虽然于2013年向海牙国际法庭挑战中国的9段线不合法理,并在2016年获胜;但海牙法庭不具执行权,中国不加理会,也就引发菲律宾总统杜特蒂不得不向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出相关议题。

另一方面,印尼因为在2015年获得中国同意,将纳士纳群岛归于印尼后,就不再介入南海纠纷了;只是最近又因发生中国渔船进入“领海”而引起争执成了外交课题。

至此,有人发出疑问:为什么事隔11年,马来西亚又再向联合国提出将其海岸线以外的200海里的海域声索为专属经济区,以划定大陆架边界?不过,此声索又与中国宣称的领海重叠。

根据政界的分析,大马在此“转变”关头“挑战”中国的底线是有几个想法,其一是希望中国加大对马的投资,尤其在大型计划方面加把劲推动(包括减低成本,如隆新高铁等);与此同时,大马政府也期望中国力促吉隆坡大城市计划能够被启动。因为环顾世界各国,比较有能力助成此宏伟计划的非中国莫属。

大马与中国讨价还价?

这项大计划共有10个吉隆坡那么大,涵盖10个市议会;一旦完成,马来西亚又将晋入一个新的里程碑。

马来西亚也知道,如果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讨好美国将得不偿失。为此,我们只能推论马来西亚带有与中国讨价还价的心态。比尔·海顿(Bill Hayton)在其著作《South China Sea》中的一段话是发人深省的:“1840年及1860年的两次鸦片战争,通过这些船舰封锁海岸,英国指挥的部队强迫中国皇帝割让香港,并开放另5个国际通商口岸(广州、福州、厦门、宁波和上海);清政府在往后的一甲子时间被迫与10个国家签署了26个‘不平等条约’。

“边界和主权之所以会如此敏感,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中国在她的爱国主义者所谓的‘百年国耻’期间所遭遇的经验。清朝面对工业化的欧洲侵略却完全无能抵抗,这个记忆直到今天却还激励着中国领导人。”

当中国在后来摆脱贫困与落后时,她就展现不再屈从于列强的颐指气使,包括对南海主权和9段线的坚持。

马来西亚当然也深谙强国和大国的权威足以决定任何的改变,马来西亚还不可能有这样的影响力。在此情况下,相信马中两国将会私下沟通南海问题,因为谁都不想搞到两败俱伤。

今天可能较大的原因是因为越南失掉菲律宾的一唱一和后,得找另一位东盟成员国来表达对中国的不满。

不过,马来西亚不会成为越南的拍档,只是我们尚不知道马中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反应

 

东盟+

小马可斯:南海主权争议 杜特蒂与中国有秘密协议

(马尼拉16日讯)菲律宾总统小马可斯表示,他确信前任的杜特蒂曾在南海主权争议上,与中国达成一项可疑的“秘密协议”。

杜特蒂的前发言人罗克日前表示,杜特蒂任内与北京达成一项维持仁爱礁(菲称爱尤银礁)现状的“君子协定”,即菲方补给船仅运送食物、饮水等补给品,不会运送建筑材料,或是在仁爱礁建设或补强搁浅的菲律宾军舰。

马尼拉在1999年刻意将二战登陆舰“马德雷山号”搁浅在仁爱礁并派兵驻守,以主张实际控制,因此必须定期运送补给和驻军轮替。

由于马德雷山号逐渐锈蚀,菲方开始试图给予加固避免其锈蚀沉没。中国则部署海警与海上民兵船,拦阻菲船运送补给,双方对峙冲突不断,导致仁爱礁成为南中国海冲突焦点之一。

不过,罗克否认中方宣称菲方“多次明确承诺拖走”马德雷山号,强调杜特蒂并未向北京做出这项承诺。

小马可斯15日在菲律宾外国记者协会举办的论坛上表示:“的确存在一项秘密协议,至少让我确信的是北京的坚持。然而,为什么没有一个包含那份协议的文件?为什么在前任、现任政府交接期间,没人提到这项秘密协议?”

小马可斯日前表示,他从未看过这个所谓“君子协定”的文件或纪录,菲律宾主权受到伤害的可能性让他感到“惊骇”。

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美日菲峰会期间,小马可斯也公开表示,那些签署类似协议的官员必须承担责任,“你和另外一个主权国家有任何协议,应该让人民知道。如果是一个糟糕的决定,你要负责”。

小马可斯说,他曾询问杜特蒂政府的不同官员,试图厘清这个问题,却得到彼此矛盾的答案。

罗克的说法也在菲律宾政坛引发轩然大波。菲国案会议助理主席马拉亚3月曾表示,国安会对所谓的“君子协定”一无所知,“倘若这类协议确实存在,将会侵害违背我们国家主权”。

菲参议员洪蒂维洛斯更提案要求国会参院,调查罗克的“杜特蒂政府与北京存在君子协定”说法。她表示,当中国多次阻挠菲律宾船只补给仁爱礁,这项谣传的协议倘若属实,将是叛国行为,“看来杜特蒂真的交出本国领土(给中国)”。

菲律宾防长特奥多罗本月2日也发表公开信,强调尽管针对所谓的“君子协定”问责非常重要,“但我们菲律宾人绝对不能忘记,对我们在西菲律宾海权利的主要威胁,是北京的非法活动”。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