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冠病并发症去世,享年84岁。他的家人透露,他生前已经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根据报道,鲍威尔患有一种称为多发性骨髓瘤的血癌,还有早期帕金森病。在英文,施打两剂疫苗者被称为fully vaccinated。鲍威尔是“完全接种疫苗者”,但是身体没有足够的免疫力,还是败给冠病。

我国政府允许“完全接种冠病疫苗”的民众从10月11日开始跨州,也放宽更多的群聚限制。此决定的根据,是因为完全接种冠病疫苗者已经有保护力,即使不幸感染了冠病,可减少重症及死亡。即便如此,大家还是要好自为之,遵守SOP,切莫掉以轻心。

不过,我看到一些数据,并非如宣传所说的那样。接种疫苗者,不管是一剂(部分)还是两剂,确诊及死亡的比例竟然比未接种者高。为什么会如此?

两剂不行,要打加强针/加强剂/追加剂,所谓的fully vaccinated是“有名无实”。之前的“两剂”就是“完全”的说法,原来也是“假设”——或者没有考虑到病毒出现变种,而且还是感染力越强的那一种。

之前传遍大街小巷都知道的“群体免疫”似乎已经销声匿迹。最近,有报告说有新口服药剂可治疗及防范冠病感染。疫苗,看来不是唯一的“抗疫”药方。

“当权者太傲慢”

我们一般假设接种疫苗者的防疫能力增强,而且占了成年人口的绝大多数。不管基于什么原因不接种疫苗者,按理是应该为他们——而不是我们(是的,我“形势所逼”不得不打)为他们——感到担心。但实际情况是,我们不只担心未打疫苗者,也在防范已接种疫苗者。接种疫苗,可说是最不好的选择中的最佳选择。

因此,把未接种疫苗者当作是罪犯来看待,让人莫名其妙,也看到当权者的傲慢。

所以,对卫生部长凯利前些时候声言不会让拒绝接种疫苗者好过,太过火。有人反击他是好事情。

在当卫生部部长之前,他不是说过接种疫苗是自愿,非强逼的吗?现在为什么改变立场了?

科兴+辉瑞 “安全吗?”

前天他又宣布将从现在开始为那些打了两剂科兴疫苗者追加第三剂,而这“加强剂”是辉瑞疫苗。科兴是灭活疫苗,辉瑞是全新的核糖核酸疫苗。混打安不安全,我想是许多人会有的疑窦,需要向民众解释。或者,让民众可以选择接不接种第三剂。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如果施打了两剂疫苗者为fully vaccinated,那打了第三剂者,是否应该称为“extra fully vaccinated"。因为我不知道fully boosted vaccination适不适合。如果再不行打第四、第五剂,强上加强,应该称为什么?

如果这真的发生,看来许多老年人在这不到1年的时间内接种的疫苗,比过去几十年所接种的疫苗(预防针)还多。接下来是否会隔3个月或半年打一剂成为“新常态”?是的,之前很多人以为接种两剂叫做fully vaccinated,现在情况可不是如此!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