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及多媒体部副部长查希迪对合法化种植哥冬树及工业大麻的谈话,实让人有些惊讶。

他说內阁已经“开了绿灯”,尚等待与卫生部长商讨管制措施,而政府准备合法化哥冬叶并非鼓励国人喝哥冬水,而是允许作为药用及出口用途。

这番话没什么大问题,让人惊讶的是他接着说的內容:

“种哥冬树及工业大麻的回酬高,粗略计算1英亩地段可达到3000令吉收入,村民种10英亩就有3万令吉收入。年轻人也不必外流,可留在家乡发展;种5棵哥冬树有1500令吉收入,如果郊区有200万人参与,那1000万棵树也有丰厚收入。”

当然,工业大麻不等同被当成毒品滥用的大麻,除了让人上癮的成分低,主要也是工业用途,且有多个国家都有合法种植工业大麻。但是,哥冬树和哥冬水就不同了。

根据大马科研机构研究报告,哥冬叶煮成的哥冬水或磨成的哥冬粉,具有类似大麻或海洛英的麻醉效果,食用后会上瘾,同时脑部组织会被破坏。

哪怕再有经济价值,哪怕收入再可观,但由于种植不难,且炼制成品及销售不难,还没合法化民间都有多人种植、销售和饮用,那么合法化后呢?

更让人吃惊的,还是查希迪的想法是,既然大家可种哥冬树赚大钱,年轻人就不用外流可留在家乡发展。

年轻人恐滥用哥冬水

然而,这会否导致更多人包括年轻人,滥用哥冬水/粉呢?

这就让人想起清末民初时,人们抽大烟蔚为风行。

由于不少军阀为了赚快钱,下令辖区人民广种鸦片,结果鸦片价格下跌,也让更多人抽得起鸦片,于是更多人抽鸦片。

一些人家为了把孩子留在家里,不让孩子到外流他乡,或担心他们出门惹事,就让孩子抽大烟。

这一來,孩子哪都不去了,成天窝在家里。

当官的为了赚快钱,可以让人民多种鸦片,浑然不顾带來的社会问题。

做父母的为了留住孩子,可以让孩子抽大烟,浑然不理孩子就废了。

这种事,放在今天來看绝对是匪夷所思。

今天还有这种思维的人,也是匪夷所思。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