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奥娜爬树奇遇记/郭碧融

我有些好奇,当高官们看到沙巴大学理科基础班学生薇薇奥娜,为了参加大学线上考试被迫爬上树获取最佳网络讯号的情景时,他们会否感到惭愧?因为这反映政府设想不周到,没有考虑到偏远地区学生的需要,以致薇薇奥娜必须用非常态的行动来完成考试。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高教部长拿督诺莱妮对这件事情深表感动,却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

当然,我们不能否定她感动的权利,但作为高教部长,理应在感动之余做出理性的探讨,设法协助偏远地区的学生解决学习难题。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教育的型态,多数的高等学府在无法面对面授课之下,纷纷转向线上授课,让学生停课不停学。但,并非所有的学生都能顺利地上网课,特别是那些住在偏远地区的学生。

学生须解决网络问题

纵然线上授课是在仓促的情况下实践,但当局理应在推行前考量到学生即将面对的问题,并采取适当的方案减轻学生的负担,比如在特定的地点举行考试,在标准作业程序下让学生参与考试。

倘若学生因为网络讯号欠佳而影响考试成绩,那对学生并不公平。

当诺莱妮说薇薇奥娜认真获取网络讯号,以应付考试的态度与坚强意志,令她感到赞叹并给予祝贺时,无形中就是在传达一种讯息,就是学生本身要设法解决网络讯号差的问题,而这才能算是拥有上进和学习精神。

难道部长是想看到我们的学生上山下海,就只为了寻找网络讯号强的所在地吗?

其实,薇薇奥娜把在树上做功课的经历拍成视频时,纯粹是想分享当地人民面对的网络问题,但却因此而有了意外的收获,其中是获取沙巴大学提供奖学金,让她完成学士学位课程。

薇薇奥娜的现象反映官员后知后觉的处事态度,就是只在问题曝光后才亡羊补牢,其中是多媒体委员会就前往薇薇奥娜的家乡了解线路的情况,并承诺会改善当地的网络。

同时,官员更会利用课题捞取政治资本,趁机展示自己是一名爱戴人民的领袖,就比如像高教部长般称赞薇薇奥娜的好学精神。

令人感叹的是,薇薇奥娜至少能通过视频反映问题,但那些住在没有网络讯号,无法上网反映问题的学生应该怎么办?难道就任他们继续在偏远的地区里,默默承受无法继续学习的困境,直到得以回到学校为止吗?

此外,外国媒体也有转播薇薇奥娜的视频,而这会否令我国的形象受损?

其实在一些外国人的心目中,我们依旧是住在树上的族群,而这个视频是否会加深他们的刻板印象,认为我们仍然是落后的群体呢?

我替薇薇奥娜感到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因在树上度过一天一夜而遭遇不幸。

但,我希望以后再也没有学生通过爬树来引起高官的瞩目,而是会有恰当的管道来反映他们在学习上所面对的种种障碍,否则我国的教育要如何进步啊!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