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在中国一所大学演讲,说到人生的所谓成功与失败,荆轲刺秦王失败,秦始皇一统天下成功。他请学生举手,要做荆轲或秦始皇?结果选前者占绝大多数。

别以为只有入世不深,未经人生艰辛少不更事的青少年,才宁做失败的荆轲,而不选成功的秦始皇;心中仍有理想良善的成年人,都不会喜欢当残无人性的暴君。

为了夺回政权的政客,急功近利,不惜权力中间摆,道义放两旁,一再咄咄迫人,逼安华再次掉入,其实是跳入敦马哈迪医生的陷阱中。即使敦马狰狞嘴脸已现,要夹死安华,不让上位,“吃人透透”,莫此为甚。一计不成,敦马退而求其次,捧沙菲益上台,只有9个国会议员迷你小党,不过是易控制而已。

希盟掌权22个月,国家诚信党是仅次于土团党,获一本万利,国会议员几乎个个当官,再追随敦马可谓包赚不亏,可以理解为何热心要安华就范。民主行动党所得官位,和人民公正党差不多,虽为马来西亚人赢取了财长高位,但也被搞得一身鸡毛鸭血。最大输家是公正党,而公正党中最大输家是安华嫡系。

忍辱负重换喜来登行动

在敦马刻意分裂以压制安华在党中力量,大力扶植敏派,当官当权的,全是其人马,使其势力更加膨胀,也使他有能力成为推倒希盟的主要操手。

安华22个月的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换来什么?喜来登行动!敦马的翻云覆雨,变来变去,希盟3党被耍得团团转,还相信敦马无辜。到如今敦马现形了,底牌翻出,安华不能当首相。

安华遭受如此无情无义蹂躝,还要逼他接受屈辱,还要他卧薪尝“马屎”,情何以堪?

杀鸡骑马,只是当初口不择言的狂想,自己喊自已爽的口号而已。几十年来,敦马骑在万人之上,任意飞驰,横行天下。若他是真马,谁跨上去,一个尥蹶子,骑士或骨折重伤,或像超人变成植物人,或不治身亡。希盟今日境况,就是他一个尥蹶子,骨折重伤。谁再跨上,说不定变植物人或不治身亡了。

敦马领军种族继续紧张

安华若真的愿意忍无可忍,被迫再忍,卧薪尝马屎,由敦马领军,夺回政权,大马就可以有希望吗?最后还不过是回到旧时代,继续制造种族紧张对峙。

失去政权,有些人担心政治迫害,担心反贪会调查,担心的确有理。不过,只要过去22 个月以及之前,干干净净当官,堂堂正正做人,也就不怕反贪会的调查及政治迫害。

安华不是救星,不过,如果让安华,或让胸中燃烧烈火莫熄的年轻领袖上位,或许被政客利用种族、宗教蹂躝数十年的大马,有个改变的机会,明天会更好。抱住那段已腐杇的枯木,实在看不见前景。

抚心自问,你要当个失败的安华——今生当不成首相,还是再促敦马成功——他比巫统哪个强人更好?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