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香港举行特区行政长官选举,高票当选的林郑月娥发表胜选感言时声称,其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修补香港社会的严重撕裂,并表示有信心和民主派人士恢复关系。

所谓的民主派人士,指的是崇尚西方式民主的港人,这些人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甚为不满,他们不认同精英选举,他们要全民投票选举特首。



在此之前,香港发生了占中行动和旺角暴乱等不愉快事件。

两年半过后的今天,香港的社会撕裂非但没有获得改善,6月间爆发的“反送中”风波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示威、暴动和警民冲突成为香港的“新常态”,东方之珠不再绽放光彩。

林郑月娥领导的港府显然束手无策。以眼下的发展态势来看,香港在可预知的未来,社会撕裂情况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就算风波平息,相信香港也须经历一段很长的时间收拾残局,才能恢复原貌。

稍有理智的人都知道,大陆绝不允许“港独”成真,民主派人士能做的,就是在“高度自治”上争取新的诠释,然而,以示强方式争取更大民主自由的这一套,最终真的能够迫使中共让步吗?如果所有事情最后又回到原点,香港人必须承受的苦果,又何止“得不偿失”这4个字?



在大马,预料下个月将迎来5·09大选后的第九场补选,打着种族和宗教旗号出发的巫伊联盟将初试啼声,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会被披上哪一套极端主义的外衣,将是这场补选的最大看点。

巫统和伊斯兰党14日签订盟约时,声明两党结盟不会对非巫裔和非回教徒权益构成威胁,但口说无凭,丹绒比艾补选可以是巫伊“兑现”承诺的最佳时机和场合。

丹绒比艾有57%巫裔选民,要是巫伊以种族和宗教极端为拉票的号召,而希盟或土著团结党也随之起舞的话,国内另一场极端主义的比赛势必掀开序幕,到时大马的社会安宁就有毁于一旦之虞。

社会撕裂所带来的破坏力,香港乱局是最佳借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