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州政坛再起风云!州务大臣慕克力马哈迪逃不过成也老父,败也老父的政治宿命?

冠病疫情才出现阶段性成果,政治人物就迫不及待频频出招。随着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在国会向首相慕尤丁提呈不信任动议,由其(马哈迪)儿子慕克力挂帅的吉州政权,在国盟发动的攻势下,已是摇摇欲坠。



吉州反对党领袖/伊斯兰党吉州副主席莫哈末沙努西12日宣称,由原有的17席次(伊斯兰党15,巫统2),加上刚退党的两名人民公正党和4名土著团结党议员,国盟在吉州的总共36个州议席中,已取得23席次的明显优势;换言之,仅拥有13席次(公正党5,诚信党4,土团党2,民主行动党2)的希盟政府已名存实亡。

而关于吉打州今次的政局大动荡,内情众说纷纭。

有人说,这是慕尤丁“迟来的攻势”,因为在2月间发动的“喜来登政变”,慕尤丁已将其在土团党的力量、贸工部高级部长阿兹敏来自公正党的班底,以及国阵和伊斯兰党撮合在一起,要扳倒慕克力的吉州政权,简直易如反掌。

可为了表示对马哈迪的最后一分敬意,慕尤丁选择按兵不动;不过,当马哈迪在国会向他发动不信任动议后,慕尤丁终于按捺不住,决定化守为攻。

也有人认为,马哈迪之所以要在国会弹劾慕尤丁,是因为知悉慕克力政权的内忧外患爆发在即,故此先下手为强,对慕尤丁展开“敌动我先动”的政治攻略。



更有一种说法,指倒慕克力是“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的“杰作”,巫统和伊党是采取主动的一方,隐藏在背后的另一层意义,就是再次展示巫伊联盟的政治威力。

至于慕克力,其在2016年2月3日,曾因老父马哈迪与时任首相纳吉在“一马公司”和“26亿门”课题上公开决裂而被迫辞去大臣职位,此次若被拉下马,主要肇因也跟老父和慕尤丁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脱离不了关系。

不管怎样,国盟和希盟之间的恶斗存在太多私利,跟国之大业没有太大关系,而疫情威胁犹在,老百姓不免担心一旦政治打败防疫,更多宝贵生命会在现有乱局下断送。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