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和凄凉/江军

“把自己当一粒米”(1月19日本版)的内容,引起朋友闲谈时议论,是意料中事。

一位说:“其实,各族政客中公开自称是马来西亚人的并不是没有,可是,口是这么说,心是不是这样想呢?他们是不是为了政治实用性而这样说?他们的口有没有对心?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他们说完后,一转身,就是各以各族人自居。”



另一位指出:“如果口不对心,在华社面前坚称自己是马来西亚人,只争取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不是为华社,可是,面对友族伙伴时,却被当作“只是华人”,自己也不敢抗辩,这样搞下去,哪里还有什么平起平坐可言?“

嘴尖的一位立刻说:“说来容易,做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他们敢在友族伙伴面前以马来西亚人自居,不幸有友族建议“马来西亚人不应只敢在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称雄,不要只靠吸取华裔政治奶水在政坛混,是英雌好汉就敢敢走出这些安全区来证明你们是真的马来西亚人”,这建议一出,他们敢接受吗?”

足够自信就走出去

另一位朋友“哗”了一声,说:“曾经有人说,叫他们走出华人区竞选,根本就是送他们进坟墓!”

朋友群中一位年轻人说:“请别把他们看扁到这样。”



最前那位说:“不是看扁,事实就是事实。如果他们自信足够,坚持自己得到各族包括马来族支持,那么,为什么不敢敢去马来区竞选以向友族伙伴证明他们是全民都拥戴的救国大神?”

一位说:“可能就是担心友族伙伴中忽然有人提出这种建议,因此,他们就不要求大家都以马来西亚人的身分来合作,更不敢对友族伙伴声明“我不把你当作马来人,请你也不把我当作华人,大家当大家是马来西亚人,不然怎样去消除种族政治?”!

最后,一位前辈语重心长地说:“这些好兄弟在面对别人时,自己“还是一粒米”的情况,客观来看,也是够可怜的。而从他们的遭遇,我们就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我们这个民族的可悲,茫然和凄凉。

说完,又是一声“唉”!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