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化数理 风云再起/王介英

当大家在“恭喜发财”、“新年快乐”,互道祝贺语的“祥瑞声”中共度春节之时,政治人物也不甘寂寞地把他们的“心声”与“政治议程”渗透到“祥瑞声”中,与众人一起分享。

虽然多数大人物尊重华人习俗,尽说那些令华人听了“很爽”、“很温馨”的吉祥话,但也有人“私心自用”乘机自吹自擂,报告自己给了华小、独中多少万、给了私立大专多少钱,用放大镜聚焦以邀功!不过,这位仁兄似乎听不到在他于台上自我吹嘘的同时,台下有人在心中提出一项“不可能的诉求”:“如能把拨给玛拉的62亿,挤出10%给华校,那我们就心满意足,谢天谢地了!”



正当大家一边忙着防卫武汉肺炎疫情,一边忙着过年之时,首相兼代理教育部长敦马哈迪医生悄悄点起“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重启“英文教数理”。华社、巫社里的许多人因此成了惊弓之鸟!

大家都知道敦马心中有几道过不去的坎儿,如芒在背、如刺在心,一直为此耿耿于怀,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跨过这几道坎儿:一是英文教数理,二是“弯桥计划”,三是宏愿学校。不过,这些毕竟都是曾被前朝掌权当局否定的“旧货”,现在他虽是“一人说了算”的今朝再次掌权者,但他真的有“起死回生”的能耐把这些“旧货”重新推出市场吗?

与笔者一样经历过以“英文教数理”的这一代人,都清楚知道我们的英语、英文造诣,并非从“英文教数理”这里达成,而是从上英文课,读英文作品、英文经典小说,经历过一个长期听说读写的磨练历程才修成正果的;若是出身华小者还要有一个恶补英文的过程,至少笔者是如此。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数理课涉及的英文并不多。

数理课涉及英文不多



数据会说话,经历也同样会说话。当年敦马推出的英文教数理计划的那些243方案,已在实践中被证明不可行,因为学生不但英文没有提升,数理反而倒退,难道前车之鉴要置之不理,就因为它是敦马的计划就要倒行逆施,强推付诸实践吗?

数理科目涉及抽象思维,必须从一开始就以孩子熟悉的语言来学,借以奠定基础,因此,用孩子的母语教导是最佳的选择。数理一环紧扣一环,加减没学好,乘除会触礁;代数没掌握好,微积分不可能进行,物理、化学中的方程式也会因此成为解不开的谜团;更重要的是,中间任何一环都不能出差错,否则就再也走不下去。

这已有教育界的理论数据作为依据,不是天纵聪明的政治领袖能推翻得了的。何况在今天的大马英文教数理的师资严重缺乏,敦马又何必一意孤行呢?中学以及大专推行“英文教数理”,笔者不反对,但小学绝对不行,各族人民必须群起反对,并坚持到底!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优大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