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民主行动党的铁粉外,相信大多数华裔群众都抓破头搞不清楚,为什么为了3000万令吉拨款,财政部长林冠英这一年多来,可以紧咬一所为行动党和希望联盟栽培接班人的拉曼大学学院不放,非要拉曼创办人马华放手拉曼管理权,然后林财长才会将3000万拨款拨给拉曼信托局?

而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在最近所发表的一篇文告中坚称“马华应让拉曼由华社专业人士来经营,如此不仅能得到公币资助,还能展示由专业团队经验的拉曼,如可以负担的价格提供世界一流的教育。”



这样的说法除了自相矛盾、强词夺理外,更显示相关人士面对社会舆论压力已经胡言乱语。首先,几十年来由马华创立的拉曼的管理层和信托局,除了信托局里马华领导人具有强烈的政党政治背景外,在管理拉曼的行政、发展、教学与课程纲要、学术水平、学生事务与学费等方面,有哪一项是管理层与信托局的做法与表现还不够专业的?教授讲师的专业学术水平不够资格?90%从拉曼毕业出来的拉曼生面对失业的困境?学生家长与赞助或捐款资助拉曼行政发展开销的社会热心人士,每年都对拉曼管理层和信托局做出数之不尽的投诉?过去几十年政府每年3500万的拨款进入拉曼信托局后就不知所终?

假如上述问题都是的话,林财长和行动党大可向马华和拉曼管理层与信托局采取法律行动,又何必浪费时间为了3000万拨款和马华领袖拖拖拉拉、隔空骂战?

假如上述问题都不是,那么,林财长和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就应该向华社解释,凭什么林财长和行动党紧咬拉曼和马华不放,非要马华放手拉曼管理权和退出信托局不可?

高压手段不近人情



事实上,假如我们愿意将政治与历史恩怨放开一旁,拉曼是由马华催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若我们将马华和拉曼比喻为父子关系,这样的比喻相信是不为过,而世界上哪里会有一个如此不讲理者,意图以高压与不近人情手法,要父子脱离关系?

事实上,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说“让拉曼由华社的专业人士来经营”,这样的说法也是含糊不清,因为这里所说的专业人士;是指在某个领域有特出表现的成功专业人士,还是在大专院校里具有数十年管理经验的专业人士?

假如说林财长委任一班完全没有管理大专院校经验的专业人士,来负责管理一间拥有几万名学生的拉曼,那这些完全没有经验的专业人士,需要多少时间来了解与适应如此庞大的大专院校的操作程序?除了林财长与行动党外,谁会对这些专业人士有信心?

就算林财长或行动党心目中已经有了拥有管理大专院校的专业人士,但除了行动党的铁粉外,其他中立的专业人士,在沸沸扬扬的风波中,有谁愿趟这浑水?

有一点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由马华所创立与管理的拉曼,栽培了数以十万计的毕业生,在5·09时,这些毕业生十个里面没有9个也有8个是希盟尤其是行动党的支持者,而行动党里头的领袖干部党员也有不少是拉曼的毕业生,就是不明白,林财长放着这么好的“康头”不要;却不继续拨款给拉曼,让马华领袖做牛做马继续年年为行动党和希盟栽培接班人,反而要处处打压马华和拉曼,这不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