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所有的公职中最有权势应当是总统。总统不但是美国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也是武装最高总司令。

在行政方面,美国总统有权处理国家事务和联邦政府的各种工作。在立法方面,总统可以否决国会通过的任何法案,除非参众两院中各有三分之二多数票推翻总统的否决。



在司法方面,总统有权任命联邦最高司法官员,可提名任命联邦法官。在外交事务方面,总统是负责处理对外关系的主要官员。

总统集权于一身,难怪一旦来到选举年,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内部都需要经过一番厮杀,最后突出重围者方可代表各自政党成为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

美国另一仅次于总统权力公职的是众议院议长。美国国会分众议院与参议院。

众议院有自己独有的权力,如就任何议题提出立法,制定与修正法案的职权,弹劾包括总统在内的政府官员、以及在美国选举团僵持不下时选举总统。

协调众议院大小事务



美国众议院有20个常设委员会,每个委员会负责具体的立法领域,比如对外事务、防务、拨款等。众议院有435名议员。因此,议长不但是领导与协调众议院大小事务的负责人,而且还是议员们的“大家长”。

美国现任总统是共和党的特朗普,而目前众议院议长却是民主党的佩洛西。自民主党在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获胜,掌控国会众议院,佩洛西于2019年1月3日获得民主党众议院党团提名,再次获选出任美国众议院议长。

由于总统(行政)与众议院(立法)分属不同党派,争取话语权、主导权是正常不过的事。

因此,白宫与国会山庄在政策上出现不同意见、看法、甚至分歧也就不足为奇。

如佩洛西上任议长后,因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拒绝通过特朗普总统提出的美国、墨西哥边境建造围墙拨款,促成史上最长联邦政府停摆,佩洛西也以议长身分拒绝特朗普总统到众议院内发表国情咨文,直到迫使特朗普签署临时拨款恢复政府运作。

今年80岁的佩洛西,自1987年起任加利福尼亚州国会众议员,2001年成为史上首位少数党女党鞭,2003年成为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也是首位女性众议院少数党领袖。

2007年至2011年她担任众议院议长。可说是民主党内、甚至是美国政坛里一位资深的政治领袖。

而商界出身的特朗普虽当选总统,但却没有从政经验。在许多政务上不是摇摆不定,就是我行我素,完全不顾及过去政府所做的承诺,因而行事、决策常引起美国政坛的反弹。

国会山庄里的民主党人早已虎视眈眈,希望逮住特朗普“乱作为” 的把柄。终于在“通乌门”事件中发现可弹劾特朗普的“有利证据”。

“通乌门”,是指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的一通电话中滥用职权施压乌国总统,要求对方协助调查美国民主党籍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父子的“黑料”,美方才会放行援助资金。

特朗普佩洛西不解之“怨”

去年9月份美国国会展开调查,12月18日,众议院在佩洛西的主导下,经历一整天的辩论后投票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案。

两项指控分别为:一、特朗普任内滥用职权与干预国会运作;二、试图教唆乌克兰政府对民主党的前副总统拜登展开调查。后者也是引发这场弹劾案的关键导因。这也是特朗普与佩洛西结下不解之“怨”的最大原因。

不过,参议院在今年2月6日投票表决无法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也就是说,等同宣布特朗普无罪,保住总统职位。

2月5日,特朗普受邀到国会山庄发表国情咨文演说,他深知自己能得到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议员的支持,以不屑态度拒绝与佩洛西握手,而是递给她一份国情咨文文稿。

双方不睦的画面在镜头前暴露无遗。当特朗普演说来到尾声时,佩洛西以牙还牙,公然撕毁特朗普的演说稿来回敬他先前的“傲慢”态度。

特朗普总统欠缺应有的高度与风度、而佩洛西议长缺乏基本素养与涵养,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公然在电视机前摊开给全世界观众看。预示着今后一年白宫与众议院的关系将会是雪上加霜,和解无望,美国两大强人之斗也白炽化。而美国人民却需要为他们的不睦“埋单”。

2020年美国选举将于2020年11月3日举行。寻求连任的特朗普能否再次入住白宫?

目前掌控众议院的民主党是否在选举中获得选民支持,在众议院胜出?抑或重新夺回参议院席次?这都会影响美国政坛上两大“强人”之斗。美国选民也将作出“裁决”。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