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生活日常生活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慢慢地通过网络来进行,网络议会还会久吗?

为了切断2019冠状病毒病人传人,英国国会于4月22日在保守党政府的建议之下打破700年历史,首次同时以混合议会,即通过网络视频会议和实体议会来进行国会事务。

英国下议院议长林世和在英国国会网站表示,立法权后来决定以网络视频的方式召开专责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会议,然后以混合议会的方式来进行国会辩论和表决。

其进行方式是允许每日50名议员参与实体议会,以确保达到议会的法定开会人数;这50名议员的座位各自距离约6英尺;参与实体议会的议员由朝野政党商讨决定,其他议员则是通过家里或服务中心的网络视频参与议会辩论和表决。

这样的议会进行一个多月后,英国政府下议院领袖雷思摩向议长建议暂停混合议会;议长随后决定停止以混合议会的方式来进行国会辩论和表决,却维持以网络视频的方式召开专责委员会会议。

雷思摩表示混合议会的进行方式效率不大,即议会通过视讯软体Zoom进行面对取景不佳、声音太小、视频不清以及网速怠慢等技术问题。

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以及各州州议会也同样为了切断冠病的蔓延而决定缩短议会会期。本来这一次的国会是今年第一次会议,会期一般接近两个月,不过,政府把会期缩短成一天,然后再缩短到一个小时,引来诟病。

雪州议会引领潮流

各州州议会也把会期缩短成一天。雪州州议会在管控令施行前预订开会两周,最后把开幕仪式节约,议会在两天之内完成。

虽然网络议会在技术和法律上尚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但是,当人类日常生活许多方面都已在网络上进行之际,网络议会是大势所趋。

雪州州议会在过去十多年一直在这方面引领潮流,例如现场直播议会辩论、记录议员出席率甚至议员提交质询问题。

我在州议会的同事曾经担心,如果州议会或专责委员会的会议通过网络进行,在法律上是否有效?我认为如有此担忧,我们可修改《议会常规》;不过,我也提醒他们,大家过去从书面提交问题改成电邮提交,然后才改成通过州议会网站提交问题,《议会常规》却没有规定议员应该通过什么方式提交质询问题啊!

网络议会的额外好处是,议长比平时更能控制场面,例如议长可以直接按掉闹事议员的麦克风;无理取闹的议员如果要喧闹或发表不雅言论,最终也只能在书房孤芳自赏。

当大部分议员都不在议会大厅议论,议会或许缺乏现场激辩的火花,或导致议会辩论缺乏看头。以现在的技术来看,网络议会或许不能负荷超过100人的议会视频直播,这样来看,州议会不会有问题;可是,百人以上的国会又如何呢?

考虑网络安全与开销

另一个必须考虑的就是网络安全和开销问题。例如这样的议会该用什么软件进行?是否涉及庞大的开销?议会是否必须为员工和议员助理提供训练?现有的多媒体设备是否足够应付需求?

就在此时,原来隶属司法权的法庭运作也开始网络化。在4月23日,上诉庭通过网络完成审议一宗上诉案;双方代表律师和法官分别在各自的办公室、律师楼或家中参与审议的过程。

马来西亚大法官东姑麦慕甚至认为法庭事务应该被列为必要事务,以便法庭的审讯能够照常进行。

同理,如果行政权和司法权的提倡运作都能够通过网络进行,当局怎么能够把审核政府事务的立法权排除在外呢?

因此,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不再是要和不要的问题,而是能与不能的问题。只要科技发展能够克服以上的障碍,网络议会肯定将会成为大势所趋,也是未来新常态之一。

(作者为雪兰莪万津州议员)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