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伍连德/利亮时教授

近日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简称武汉肺炎)开始从武汉逐步向中国其他省份,以及影响世界各地,使得各国政府采取各种防堵措施。

由于病毒正逐步蔓延,各国人民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恐慌,一些国家或地区,开始出现口罩供应不足、消毒酒精缺货等现象。笔者觉得部分国家并没有在SARS事件中吸取防疫的经验,而不同的国家采取防疫措施亦有所不同。



面对这一波武汉肺炎,在中国的死亡人数已逾200人。2020年一开始就面对着病毒的威胁,确实让我们更怀念伍连德这位医学奇才。伍连德于1879年3月10日,出生于马来半岛北部的槟城;1896年至1899年,留学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研究传染病及细菌学;1903年,获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并回到马来亚开办诊所,在吉隆坡医学研究院研究热带病。

1910年12月,中国东北大鼠疫爆发,夺走约6万人的性命。在群医无策、列强环伺的复杂政治社会情势中,伍连德临危受命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并前往调查控制疫情,伍连德拥有西方医学的知识与经验,结合中国政府的配合与中国其他地区西医的协助,开展防治工作。伍连德通过显微镜观察与检定、采取剖尸、交通管制、病患隔离、死者火葬、消毒等系列措施,在短短4个月内扑灭鼠疫。伍连德卓越的医学知识和作为医者的勇气与机智,让他克服许多先天不足的条件,最终战胜鼠疫,成为“鼠疫专家”(日内瓦国际联盟卫生组织于1927年授予伍连德上述称号);伍连德在1935年获提名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华人。

伍连德先后领导防疫工作,控制了1917年绥远鼠疫、1919年哈尔滨霍乱、1920年中国东北鼠疫、1932年上海霍乱。这都在在显示这位卓越医学人员的无私、无我与无惧,让他救助许多生命;1960年1月21日,这位医学泰斗在我国离世,而距今刚满一甲子,而21世纪科技发达的今天,我们对武汉肺炎这种传染性病毒,显然有点犹豫不决,这主要是怕强烈的防堵措施,可能会造成经济的重大损失。

新加坡防堵升级



我国在防堵方面是否要加强力度?目前是禁止中国湖北省的人民来马;而邻国新加坡方面,防堵进一步升级,即禁止持中国护照的旅客或过去 14 天到过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新加坡,或到新加坡转机,新措施将会在2月1日(周六)晚上 11 时 59 分生效。此新措施值得我们参考。

面对这一波疫情,我们应该有不同程度的应变方案,如疫情进一步蔓延,我们是否要局部停止上课或全面停课,防止群聚感染。未来疫情若进一步升级,我国有必要在海、空暂时与中国断绝任何的接触或往来,以两周作为一个观察期,以便有效的抑制疫情。

今天的科技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之,祈愿中国能在短期内把这个问题妥善处理,让大家恢复正常的生活。

伍连德这位伟大的防疫专家,留给我们防疫工作宝贵的遗产,此时此刻,我们更应该对这位防疫先贤致上崇高的敬意。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