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的“忍”/南洋社论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可说是很有“忍”耐力的人,虽然面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问题纠缠,承受极大的压力,却依然保持平稳情绪。

5·05大选,在初战中他吃了些亏,但在后来的相峙阶段,他却采取稳重待机的策略,一直在忍。



紧随着两年前大港及江沙国席双补选,及砂拉越州选举及连场补选战的频频报捷,给国阵制造利好的战机;但,他还是忍。

特别是伊党弃离民联,反对党自乱阵脚,希盟仍未做好布阵,虽然“感觉良好”,他还是忍。

舆论界都在对纳吉会下那一步棋作种种揣测时,所有对大选日期都还是测不准。他还是忍,并借此制造假象,迷惑敌人。

面对司法问题纠缠的民主行动党槟州首长林冠英,就按耐不住,欲孤注一掷,要制造闪选,急于求胜,欲一举终结国阵。



纳吉还是用忍。

他谈笑用兵,拉拢伊党,分化民联,让希盟腹背受敌,也让他赢得时间与条件。

今天,很多经济数据都呈正面,经济增长、赤字缩减、来往账项盈馀及外汇储备改善、汇率走高,都在提振投资情绪。

纳吉极可能会像上届大选那样,忍到5年国会任期届满时,才宣布举行大选。

在民联“瓦解”时,他没有趁乱追斩杀敌,他采取拖延战术,用时间换取纵深作战的空间,并争得对自己有利的形势,待时机一到就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他没有行动党那种勇猛冲杀的锐气,没有土团党怒而兴师的莽进,就算面对反对党多番挑衅和极尽嘲讽,他仍然坚守壁垒。

其实他并没有惧战,也不是没有胆识,他在以屈求伸之中积蓄备战的物资和力量。何时征战?决战就在时机成熟时。

在政情复杂及群雄竞夺的江湖,谁能打胜这场仗,还须善於从战场以外寻求制胜之策,它涉及全局性的谋略,和战略上的决策。

对穿插局外的隐形斗争,还须冷静待敌,以制利害,更要懂得忍耐与克制。

要怎样打赢下一场战?那就要像庄子“疱丁解牛”的高妙境界,对牛的整体结构烂熟於心,要应用精进的技术,自由拆卸牛的器官零件,要善于发现空隙,细心谨慎,找到游刃有馀的地方下手,谁就算赢了。

反应
 
 

相关新闻

好奇心

Teaser image

信风

Teas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