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纳吉入狱vs濒海战舰/陈福星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终究逃不过牢狱之灾,总的来说,高兴的人远远超过伤心的人。

伤心的,固然是纳吉身边的人和支持者;高兴的则分两大类,一类就纯粹高兴看到前首相入狱,另一类则是看到大马司法公正的曙光而高兴。

至于纳吉坐牢对国阵会带来什么影响,外界看法并不一致;但我始终认为,这应该是国阵的“佳音”。

试想想,要是联邦法院的判决是纳吉无罪释放,那还得了?尤其是华社,不闹翻天才怪!

可如今纳吉已入住加影牢房,反面思考,华社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不是吗?

无论怎样,此一结果会否为国阵带来选票,尚言之过早。但是,对于闹得沸沸扬扬的濒海战斗舰(LCS)课题,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和国阵却可因为纳吉的入狱,而取得缓口气的机会。

LCS课题,政府动作极快,三两下子就为这起涉及逾百亿令吉的大案解了密,跟几个前朝政府拖拖拉拉、神神秘秘的作风迥然不同。

依斯迈赚最多

然而,如此一起大案,总不能三两个月就能搞定或全盘侦破;可是啊,如果是这样,来到大选,这无疑就是一枚可让国阵粉身碎骨的大炸弹,威力也决不比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案来得小。

不过,纳吉的“及时”入狱,可无形中让国人清楚看到政府在维护司法公正上的诚意。如此一来,依斯迈沙比里在处理LCS课题上,自然就争取到国人某种程度的信任;换言之,只要依斯迈说声“请给我时间处理”,想必质疑声浪也不会太大。

来届大选,国阵没了“Bossku”助威,却换来了国人对政府打贪决心和力度的新希望,一得一失,国阵看来有赚,而赚得最多的,当然是首相依斯迈。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仍质疑依斯迈或政府会干预司法,自然还是信者恒信之,不信者恒不信之,但“大老虎”已经关进牢笼,却是不争的事实。

反应
要闻

法庭指无关指控无助自辩 纳吉索银行文件上诉失败

(布城8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今日上诉失败,无法取得与高盛投资银行及国行前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家人相关的银行文件,以用在其涉及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资金案审讯。

纳吉在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共面对25项控状。

他于2021年3月24日及4月5日入禀法庭,申请控方在他被控的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中提供上述文件。洁蒂此前已被列为1MDB案的控方证人。

根据纳吉入禀法庭的宣誓书,他在两项动议中要求索取的文件包括洁蒂丈夫拿督道菲阿雅曼博士和儿子阿里夫及阿都阿兹所拥有公司的相关银行文件,这些公司为Iron Rhapsody Limited及Cutting Edge Industries Limited。

此外,纳吉也要求索取ACME Time Limited(BVI)、Central Holding Limited、Aktis Capital Singapore Private Limited等的银行文件;据了解,这些公司与在逃大马富商刘特佐有关。

纳吉在宣誓书指出,根据媒体报道,新加坡警方已就一笔涉及刘特佐的可疑转账交易通报大马国家银行,而有关资金涉及洁蒂的丈夫和儿子所拥有的一家公司。

以拿督卡马鲁丁为首的上诉庭三司于今年10月25日聆听上诉人代表律师和控方的陈词后,今日作出上述裁决。另两名法官为拿督阿末纳菲及拿督诺丁哈山。

卡马鲁丁在裁决时指出,上诉人要求控方提供的文件,与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没关联。

他说,上诉人代表律师声称,其当事人需要取得洁蒂家人的银行户头资料等相关文件,因为需要用于交叉盘问洁蒂,以证明洁蒂的可信度。

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依此前陈词时说,洁蒂的家人收到巨款,这与此案极度相关,即为何纳吉的账户出现巨款时,国行没有向纳吉发出警报。

卡马鲁丁表示,上诉人是因为滥用首相、财政部长及1MDB顾问委员会主席的职位,以及在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下被控。

“第三方的银行文件与上诉人面对的控状及审讯无关,这些文件对于上诉人对其个人银行户头出现巨款交易是否知情,并无关联。”

他也说,高庭的裁决并不存在可上诉的错误,因此驳回上诉申请,维持高庭判决。

高庭于2021年7月12日驳回纳吉要求控方提供上述文件的申请,纳吉随后针对高庭的裁决上诉。

视频推荐 :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