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笑问政局四件事/刘泰安

我国政局最近有点热闹,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战云密布一触即发,可供广大老百姓际此百物腾涨的当下“吹水”的话题信手拈来,苦中作乐。我欲笑问四件政事如下:

达祖丁“吻别”扎希

其一,达祖丁“吻别”扎希?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在6月24日被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撤除最高理事职,3日后他绝地反击,爆料数落扎希,包括要巫统议员签署支持拿督斯里安华任相的法定声明;曾要求加入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企图重夺政府大权以解决个人官司问题等。他強烈促请扎希下台,交出党主席职给首相兼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

一般相信,扎希对属首相亲信的达祖丁“开铡”,不外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即借此警告首相,他是党权在握的人,施圧后者尽快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

众所周知,达祖丁一向来负面新闻不断,作风引争议。最新争议是,去年5月24日轻快铁格拉那再也线发生列车相撞事故,213名乘客受伤,身为国家基建主席的达祖丁隔天在记者会上,嬉皮笑脸地描述该事件为“列车相吻”,引起公愤而随后被革职,大快人心。

咦,达祖丁这次与巫统主席“政治相撞”事件,是否也可用两人“相吻”来形容?或许更贴切的是,他在“吻别”扎希,要向巫统说“拜拜”啦!

公正党“安拉配”

其二,安华、拉菲兹配可保蓝眼“安啦”?

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在6月29日通过社交媒体透露,前一天在女儿努鲁依莎陪同下,与候任署理主席拉菲兹共餐,讨论如何加强公正党。

自从拉菲兹在5月杪举行的公正党党选中当选为党第二把交椅后,安华至今仍未公开恭贺这位新副手,以致有论者评论道,这位党老大“还不想认输”,因为他所属意的副手人拿督斯里赛弗丁落败,心有不甘!

安华较早时(6月7日)在面簿贴文表示对党的“新领导层感到鼓舞”,相信选举结果反映了“烈火莫熄”的理念。泛泛而谈,就是沒提及新的党第二号人物。

安华如今约见拉菲兹,还要女儿作伴,有欠“爱才若渴”的诚意,不值得欢呼。当安华与拉菲兹在党选后出现“安拉配”的新领导组合后,还被喻为蓝眼“安啦”(台湾人指“沒问题”的用语)。看来,公正党明天是否会更好,仍然难以预料啊!

好马不吃回头草

其三,马哈迪考虑“老马吃回头草”?

前首相兼祖国斗士党名誉主席马哈迪6月29日在浮罗交怡出席一项活动时说,如果该党没有适合人选,他将考虑在来届大选上阵,继续捍卫浮罗交怡国会议席。

马哈迪在6月初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专访,针对大马“老牌政治人物”不退任的问题时,大吐“97岁了,还找我做”的苦水。他的惯用词是,他早就想退休不干,但是人家要求他复出做些事情,不答应不好,大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苦衷!

中国有句俗语“好马不吃回头草”,意指真正的好马是有灵性的,吃草时不会左顾右盼,而是向前直走。

老马是否是有利于国家与人民的一匹“好马”,但看他频频“要吃回头草”的故态,已然不言而喻。人们还能让他“梅开三度”,祸国殃民吗?

巫统修章仍有变数

其四,巫统大会权力凌驾社团注册局?

巫统总祕书拿督斯里阿末马斯兰日前反驳有关党选应在全国大选前举行的声浪,指出该党在3月举行的代表大会和5月举行的特大都一致通过修改党章,以将党选推迟至大选后的半年内举行。

巫统当权派不愿在来届大选前面对党选,接受挑战,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修改党章之事至今尚未获得社团注册局批准,仍有变数。

巫统党章原本规定每三年举行一次党选,现有领导层的任期原应在去年6月便结束,后来党选以冠病疫情为由获准推迟18个月至今年12月。如果党选可以一拖再拖,该党有关这方面的条款,可说是形同虚设,毫无意义。

政党代表大会的权力可以凌驾社团注册局吗?若然,政府的公权力安在?我国从此会否进入一个不受社团注册局管制、无法无天的国度呢?

反应
政治

达祖丁遭除名 凯鲁阿兹万:竞选未受阻挠

(巴西沙叻11日讯)尽管巫统巴西沙叻区部党员抗议该区原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遭除名,而无缘上阵大选,不过受委上阵的凯鲁阿兹万表示竞选活动没受到任何阻挠。

他昨晚在选区竞选活动上向记者表示,本身与原是巫统巴西沙叻区部主席的达祖丁关系良好。

“我和他关系良好,他对我有高度的信任,我会继续他的志向,他的很多好措施,我会继续履行。”

他也感谢达祖丁让路,让他得以上阵巴西沙叻,并身任竞选主任。他们已有协议,候选人就是竞选主任。

他表示,选区内的各投票中心筹备工作照常,区内的巫统各支部也如常操作,没有关闭。

“我认为这显示达祖丁支持党斗争,希望国阵在大选获胜。我至今也没有面对任何的阻挠。”

达祖丁因屡屡批评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6月被革除巫统最高理事职,随后盛传将受委大马驻印尼大使之事告吹,更遭冻结党籍6年。

巫统巴西沙叻区部副主席法依扎达祖丁日前指不让达祖丁上阵,是破坏区部的团结。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