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我又来也/陈福星

2008年3·08大选,选民开始出现共同话题,那就是打倒政治贪污。

在此之前的大选,种族主义及回教课题,往往都成为朝野政党相互攻讦的武器;那个年代,马来人特权及回教法是马来人政党争取选票的有效工具。



1999年大选,伊斯兰党倡议的“回教国”课题大发酵,结果华基政党方面,马华坐收渔利,民主行动党兵败如山倒;而行动党的替阵同僚伊党成了大赢家,巫统则仅仅惨胜。

5年过后,2004年大选,刚上台的时任首相阿都拉通过肃贪口号和推介中庸的“回教文明”(Hadhari),掀起了一阵强劲的“拉伯旋风”,国阵史无前例地狂扫超过九成国席,公正党输到扑街,旺姐的峇东埔是硕果仅存。

政治不会一成不变。来到2008年3·08大选,人民对阿都拉失败透顶的反贪政策痛彻心扉,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无声无息的政治海啸突如其来,国阵首次痛失三分二国席优势,也埋下10年后5·09大选垮台的伏笔。

马哈迪在位第4任首相的22年,1999年是战绩最差的一届大选,其他4届由他领军的大选,国阵都算是战绩辉煌,而老人家最惯用的招数,就是打马来人种族牌。



马哈迪本性难移

“三岁定八十”这句话是对的。再度拜相的马哈迪如今还是本性难移,非但念念不忘种族主义曾经为其政权所带来的“好处”,更要所有马来人政党团结在由其挂帅的土著团结党旗下。

哎哟喂,谁是马来人政党?伊党?国家诚信党?巫统?算来算去,这个时候最可能把整个党搬去土团党的,似乎只有巫统这个没了生气的政党。

早前,马哈迪不管安华为首的公正党一行人的反对,一意孤行接纳巫统国会议员的跳槽,现在竟然还变本加厉,要吸纳整个马来人政党,思前想后,老人家之所以打算这么做,全因为其对种族主义效应的痴迷。

过去3届大选,即3·08、5·05和5·09大选,反贪是选民的共同目标,大家都不再专注于种族课题,要是第15届大选种族牌还具有超强威力,那将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悲哀。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