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医院收费难降/南洋社论

财政部长林冠英28日说,国内的私立医院、国家心脏中心及医疗旅游事务归财政部监管后,希望私立医院提供更低廉收费,不要“赚太多”。

正如部长所言,大马的医疗服务的确具有很大的发展潜能和特点,但要把这些优势一一发掘及融汇一起,可不是件易事。



医药旅游在槟城相当吃香,槟岛的私立医院每年“招待”不少外国顾客,尤其是来自印尼棉兰的病人,这些人以懂得福建话的华裔为主,他们的福建话,跟北马人的口音一模一样。

当然,这些棉兰华裔的印尼语,在大马社会也行得通,换言之,来到槟岛旅游的棉兰病人,在医院没有语言沟通的障碍,陪同他们前来的亲友,在旅游时也不会遇上“鸡同鸭讲”的窘境。

除了言语上的沟通,棉兰人对大马医疗服务的信心,同样是促使他们前来我国就医的主要推动力,而一般上可以前来大马进行医药旅游的人,经济能力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于财长林冠英呼吁私立医院不要“赚太多”,立意固然是好的,但私立医院也有在商言商的一面,愿意以菩萨心肠来办医院的人,可是寥寥可数。



能够到来“享受”医药旅游者,十之八九不会对物质消费“斤斤计较”,这无形中使到私立医院更不愿在花花绿绿钞票的诱惑下,轻易地拉低医药费。

而除了医药旅游,医药卡也是致使私立医院收费居高不下的另一因素,但凡一卡在手,病人就花钱不心疼,院方也可以在收费上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对大马公民来说,没有经济能力和没有医药卡的病人,到政府医院求诊是不二选择,加上政府医院近年来的医疗设备和服务态度显著提升,在信心的驱使下,许多“有钱人”也开始“钟情”政府医院。

要私立医院降低收费,好让政府医院减低负担,绝对是一件说易行难的事情;要一方面推动医药旅游,另一方面又要私立医院别“赚太多”,更是难上加难。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