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巫统大会,有一位峇东埔的代表莫哈末再迪在辩论时,说槟城发生大水灾时,副首相阿末扎希及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巡视灾情,水位没下降,但首相纳吉及夫人罗丝玛一来巡视灾情,水位马上降了。

这位莫哈末再迪还建议,万一日后槟城再发生水灾,就要请首相及夫人立即来“退水”。



这番谈话,多数人都会当玩笑话轻松看待,但这位代表这么认真地用大家宝贵的辩论时间来说这番话,就不是来开玩笑了。

大家都知道,这就拍马屁。不过,能公然拍马屁拍到这么露骨,拍得面不红气不喘,说的人不脸红,受的人可能都会脸红。

就不知坐在台上的纳吉,当时的表情是怎样?

在政治上尤其是官场里,奉承拍马是常见的,关键在于,受的人是怎样反应?尤其是面对灾异时,领袖听到底下的人胡扯拍马,是怎样的反应?

五胡十六国,是中国史上的大乱世;有一年的冬天很冷,照理河水都会结冰,可是,南燕的渑水没结冰,人们纷纷议论是不是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



南燕的皇帝慕容超面对这灾异时,内心是又惊又怒。这时,有个马屁王李宣站出来了,他就说:皇帝是人世间的太阳,渑水距离京城这么近,人世间的太阳就在这里,自然就无法结冰了。

皇帝慕容超一听,满心欢喜,马上重重有赏。

睁着眼说马屁话,讨得皇帝欢心,而能重重有赏,满朝文武自然有样学样,谁还要说真话?

当然,这就距离亡国不远了,而慕容超也是南燕最后一位皇帝。

毕竟,不是每一位领袖都像北欧的克努特国王一样。他的大臣都爱拍他马屁,有一天他带着众大臣到海边,问:“你们觉得我能叫大海退潮吗?”

大家心里虽然都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忙着拍马屁,说国王无所不能。当然,结果,大家的脸都青了,国王用实际行为,来打脸爱拍马屁的大臣。

下次,要是槟城或雪隆一带不幸再发生水灾,纳吉不妨带着夫人,再带着众爱卿一起站到水中央,看水位是不是马上退?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