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冠病阴影的笼罩下,沉寂了一阵子的政坛再起风云,继“一小时国会”后,土著团结党成为首相慕尤丁和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再较高低的政治平台。

周五(29日),马哈迪率领另4位同样被党纪律对付的国会议员直捣土团党总部,并呛声说:“要开除我?放马过来!”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咄咄逼人、反客为主,在大马政坛,看来除了马哈迪,还真的很难再找到第二人;而社团注册局所承认的土团党慕尤丁一派,对马哈迪所采取的纪律行动,从“开除”,到“冻结党籍”,再到“自动丧失党籍”,气势上无疑矮了对手一大截。

其实,事态的症结相当明显,在于马哈迪等人有否触犯土团党章程,而在此节骨眼上,存在着3个主要争议点。

第一,土团党是否已离开希盟?

第二,马哈迪2月间辞去土团党名誉主席一职后,是否的确已在党中央挽留下,通过党内的“标准作业程序”收回成命?

第三,马哈迪等人5·18国会坐在反对党席位,是否抵触土团党章程?

第一个和第三个争议息息相关,要是土团党被证实没正式退出希盟,则马哈迪在国会跟希盟议员排排坐,就不成问题,反倒是跟希盟的政敌另起炉灶的慕尤丁,才是变节的人。

至于马哈迪的名誉主席职位是否依然有效,则只需翻开会议记录即可真相大白,何须大费周章?除非的确有人只手遮天,将土团党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管如何,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对于本身被指不再是土团党名誉主席,马哈迪除了可向社团注册局讨说法,亦可向法庭提出诉讼;但在这个时间点上,社团注册局的决定必须受到尊重和遵从。

至于慕尤丁政府,只要一切依法行事、对事不对人,在煌煌律法之下,又何须惧怕任何人?

周六(30日),“沉默是金”的慕尤丁终于开腔回应马哈迪,指“没有人可以凌驾(土团党)党章”,且为选择与希盟继续合作的马哈迪献上“祝福”。

至此,土团党的内斗掀开第二篇章。随着相互攻讦、刀刀见骨的录音片段和照片陆续“出街”,慕尤丁和马哈迪“王王对决”的戏肉,亦将在众人面前赤裸上演。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