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祸害/张网

中国武汉肺炎的突发令人感到错愕,2002年SARS病毒肆虐,造成中国及香港数百人死亡。如今类似SARS的病毒的肺炎病毒,至今已夺去百余中国人性命,确诊者数千余例,重症及疑似病例也不少。

这一回,影响所及,遍及中国全国各省,病患者流入海外国家,疫情之严重,已超越当年SARS情况。



中国把武汉及受牵连的市镇封城,在中国现代历史上从未发生。这果断行动造成有关城镇经济瘫痪,病患者留院就医,无恙者留在家中自保,避免人与人接触传染。

旅游航空业首当其冲

疫情当今仍在扩散,一些行业已经受重创,旅游业及航空业首当其冲,大马也受到影响。除了入境中国人有受感染者,一些已安排中国旅游的本国人,也得取消行程。

中国有难,地方高官问责难免,邻近香港及台湾的反应,也可测试中华民族的向心力。

台湾禁止口罩出口,引发道德争议。蔡英文政府对助援中国有所保留,香港民众是一片沉寂,在“反送中”被撕裂的香港人民,伤害仍未平复。



中国以维稳为由瞒报漏报的政治惯性,受到敌对者的激烈批评,落井下石及污蔑造谣者有之,同族而互相讨伐,使人感叹,这也是某些中国网民在舆论上爱恶言以对,开口闭口汉奸走狗种下的恶果。

作为海外华人,我们比较关注的是大马人对中国游客及入境者的态度,是应该基于同宗之情接受到来的中国人,还是为自保而把他们拒于门外?马哈迪政府可能在舆论压力,改变口风,宣布禁止湖北包括武汉人民入境,这该平息马中两国网民的争吵。

马来西亚的机场及边界关口的确缺乏严密及完善的检验机制来应对,“宁可禁止,不可错过”,或是无可奈何的做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大马华人很少介入中台网民政治意识形态的、没完没了的争论,倒是期望世界各地不同政治体制的华人都能互相包容,守望相助。这回武汉肺炎,希望中国政府能有效地早日把它制服,恢复原有的秩序。

武汉病毒造成社会及经济上那么大的祸害,是始料所不及。中国即使军事如何强大,经济势力如何深厚,仍得被折腾一个时候,耗费大量资源,成千上万人受感染,部分丢失生命,这是对中国另一次严峻的考验——中国应对突发灾祸的应变能力。

这次经验,人民该醒觉到,不要贪口舌之欲把野生动物当食物,把病毒也吃进肚子里。

莫名新生病毒之可怕,不亚于炮弹。生化武器成为未来制敌的战争武器,莫当科幻故事看待。

人类本应和睦共处,共同面对天灾人祸及病害。人为的战争及无谓的纠纷都应该尽可避免,世界和平,人类才有安乐生活。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