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从不择人而噬/陈文坪

武汉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自从去年底被发现后,迅速传播开来。由于疫情传播至海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影响的国家和地区纷纷采取防范措施,如禁止中国人入境、停止两地航空往来等。

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鉴于事态严重,把武汉肺炎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从目前的确诊病例来看,99%患者都是中国人,死亡病例也全是中国人。受疫情影响的国家远至美国、加拿大、欧洲的芬兰、瑞典,大洋洲的澳洲,近至日本、东南亚等地。

疫情发生后,网上就流传着为什么只有华人会染病,而其他国家的人不得病?是不是华人更容易受到感染或被传染?

武汉肺炎在中国大陆31个省市传播,发病率之高,传播速度之快,境外受影响的国家及地区近30个,可见其严重性。

与发病区传染源有关

这病毒为何只在华人之间传染?这可能跟发病区、传染源有很大关系,传染源又与饮食相关。



回顾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2002年在中国广东省顺德市首次爆发后,引发各界恐慌,并扩散至全球的一次传染病疫潮。疫情造成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774个病人死亡,直至2003年9月2日完全消灭。

SARS病毒的传播也是在华人地区传开来。确诊病例与死亡人数分别是中国大陆5327起、349人死亡;香港1755起、299人死亡;台湾地区确346起、73人死亡;新加坡238起、33人死亡;加拿大250起、38人死亡。加拿大是唯一一个亚洲之外确诊病例达3位数、死亡人数高达两位数的国家。

纵观这两次事件,看似只有华人会被传染得病,其实不科学,也不正确。让我们看看受伊波拉病毒疫症的影响。

西非伊波拉病毒疫症是2013年12月始于西非,由伊波拉病毒引发之疾病大流行。此乃伊波拉出血热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爆发,至2016年1月才得到控制。

甚少华人染伊波拉

当时利比里亚确诊病例1万675起、4809人死亡;塞拉利昂确诊病例1万4124起、3956人死亡;几内亚确诊病例3811起、543人死亡,受影响非常深刻。

而刚果民主共和国自2018年8月开始再次爆发新一波疫情以来,截至2020年1月20日已有超过3300人确诊感染,其中2242人死亡。

从伊波拉病毒的感染人数可得知,染病者都是西非人民,甚少有华人受传染。

媒体2020年1月28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计,在2019至2020年的这个冬季里流感大爆发,至今已有至少1500万人感染,16万人为此住院治疗,8200人死亡。

从伊波拉病毒这一点来看,以发病源头或地区很有关联。即发病区在哪里,受影响的就在周遭国家、地区。如美国的流感也一样,发病区在美国本土,染病的也大多数是美国本土居民,一传染就是4至5位数的病患受感染而死亡。

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

SARS事件、武汉肺炎也有相似之处。发病源在广东顺德、湖北武汉,受传染的患病都是来自当地或中国本身的人民居多,死亡病例都是中国的国民。SARS疫情国外死亡人数虽多,但都是与中国病患有接触而输入引发的。

由此可见,发病源与生活在疫区的居民受传染的几率有很大关联,而非人种关系,更不是只有华人才会受感染而得病。

以SARS和武汉肺炎事件为例,一些病毒或症状往往与华人喜欢“纯天然的野味”饮食有关。吃也会吃出病来的。就如“病从口入”言之凿凿的哲理。

要想不被病毒感染,公共卫生条件必须达标,大众饮食习惯必须改变。前者需要当局不断改造提升,提供公民意识,媒体必须加以宣导、负责官府经常突击检查,公共卫生才能持之以恒;后者除了立法管制外,只能靠自身自律。

只有人民改变生活习惯、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不滥捕滥杀,非法买卖,才可以避免被从动物身上传染病毒的可能性。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