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美精英/南洋社论

疫情之下,世界正翻天覆地改变着,包括先进国、富人与精英。

许多国家正走在稳住经济,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的改革路途上。当大家都说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舒适的生活时,应对变局是唯一的的选择。

依然等着政府救济,全无行动或企图改变的人,逆水行舟之下,其社会与经济地位必更差劣于原地踏步的快速下滑。

富人或精英成功非偶然,并都有迹可循。波士顿咨询集团最新报告显示,今天全球百万富翁的人数几乎是20年前的三倍。而在中国,2019年个人财富超过1亿美元的人数是1999年的29倍。

目前,中国最火的话题之一是“6亿人月入1000元人民币”。

作为全球人口大国,中国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却有近一半人口,平均月入只1千人民币。这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心理必然难受:1000元何以维生?

疫情加速了贫富悬殊,就在时尚奢侈品行业向电商渗透时,美国波士顿咨询的一项预测称,得益于海外消费回流,2020年中国奢侈品行业仍有望逆势增长。

中国向来以拥有全球最大中产阶级为荣,疫情让这个国家人民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深刻变化,近年时尚与奢侈品行业尤其影响着中国人的消费趋势。

如今,全球富人并不等你,包括中国的富人正快步抛离穷人。关键在于,任何时候他们都不坐以待毙,寻求财富或知识上的增值。

在美国,顶级商学院申请人数正在反弹,很多商学院今秋开学的MBA课程比去年吸引更多申请,原因是潜在的学员想找一个去处,以躲避受到冠病疫情重创的劳动力市场。

英国《金融时报》收集的数据显示,同比2019年,所有这些商学院今年晚些时候开学的MBA课程都吸引更多申请。终止了4年的申请人数下降趋势。

先进的经济大国有着一个相同的特征,经济好时,企业高薪挖人,人民抢着打工赚钱;行情坏时,就是人们回到学校自我增值的时候。

这是强国由来已久的模式,精英成功的铁律是,即使时不我予,新挑战与契机跟前,也要自我提升,教育增值以待下一场胜仗。

大马脱离文盲已久,政府与人民一直陶醉其中,寻求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或许很难,在成为富人之前 ,社会精英无不试图摆脱中产收入陷阱。

有钱人和你想的不一样?关键在此!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