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与开销不符,是检查官员及政治领袖有没有问题的第一步。

在中国肃贪打腐的过程中,有一个著名的例子。曾经担任中国沈阳市长的慕绥新,就是一身的名牌,惹人猜疑。



当时是1998年,慕绥新邀请一批记者,包括香港记者到沈阳采访。大部分记者只是报道慕绥新的演讲,只有一位香港记者对他演讲内容说什么没兴趣,却对他的衬衣、领带、西服、皮鞋等感到兴趣。

因为这记者发现,慕绥新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名牌,粗略一算少说也得几万港元。可是,以慕绥新的市长合法收入,如何买得起?

媒体就穷追猛打,深入挖掘,最终揭露他贪污而落网。

现在资讯发达,高官及政治领袖的生活作风也更为公开,也相对更能受到民众的检阅。

记得前朝时,时任大马反贪会副首席专员的阿占峇基就说,每天都有民众向反贪会投报指一些公务员生活奢华,与收入不符。



只是,民众能看到高官显要的生活,但未必知道他们实际收入。多数时候,民众只能靠想像来猜测他们的收入及资产。

所以,要高官及议员申报财产的机制就很重要。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拉蒂花最近就警告,那些过着奢侈生活,生活水平超越自身财务能力的国会议员,资产或将被当局充公。

目前,国会是通过强制规定议员申报资产,要求申报国会议员,配偶及21岁以下孩子的财务资产价值。

拒绝申报的议员,尤其是在野党的议员,不论其理由是什么,或多或少都算失分。

但是,这套申报机制,更大的隐忧不尽然是有议员不申报,而是申报结果是否让人信服?

根据申报网站,有3人申报自己是零资产,分别是国防部政治秘书莫哈末阿兹哈、民主行动党玛士加丁国会议员莫迪及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当中,莫哈末阿兹哈申报月入有1万2650令吉、莫迪月入有2万5700令吉、黄德月入则是2万2412令吉。

另外,国家诚信党美冷州议员阿敏鲁丁申报资产仅有2700令吉;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末丁可达比申报夫妻联名资产仅9388令吉。

阿敏鲁丁的州议员每月收入是1万1000令吉,而他也是副议长。另外,旅游部长的每月收入超过5万令吉。

这些高官的月收入,让普通小老百姓很羡慕;但是他们申报的资产,却让普通小老百姓一点都不羡慕。

为什么?不符常理!

普通人要做到零资产,实在是不容易,这需要极高明的理财手法才能做到。因为普通人免不了有存款,如果有买车买屋,在供期时尽管是“负资产”也算是资产。

是怎样的情况,可以做到零资产呢?

有公信力才有威信

反贪会设立了申报财产机制,这套机制就要有公信力,才有威信。

收入与开销不符的肯定有问题,要查!但收入与申报的资产不符常理,其实更应该查!因为这攸关公信力。

如果反贪会没去查实,这就埋下一个问题。

因为在野党议员不申报资产固然会受到指责,但是如果他们乖乖申报了,而申报了一个少得让人惊讶的资产时,反贪会该如何应对呢?

申报机制是肃贪打腐重要一步,没了公信力,做什么说什么都枉然。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