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视华族安身立命文化习俗/章龙炎

很多东西,讲到最后就是“本来无一物”。

有幅对联这么写“来是偶然,去是必然”,但在偶然与必然之间是一段人生旅途,看个人的际遇,有长有短,有的平淡无味,有的丰富多姿。而这旅途,我们学习接受各种文化,或者说为我们在尘世间的短暂存在,学习及接受我们一些可以安身立命的文化习俗,让我们感到人生有一定的目标一定的意义。



这是所谓的社会化。有些人比较不幸,因为精神与生理的缺陷,完全没办法或者相对低的“被社会化”。

我们华人之所以为华人,除了天生的特征如黄皮肤黑眼睛之外,还有后天习得的特征或者认同的特征,比如庆祝农历新年及其他传统节日;我们也学到许许多多的禁忌及迷信。

一句话,人之所以为人,不是纯粹的“生理人”——也就是靠本能生存或者非常原始的社会形式生存;我们是“文化人”,而其最主要的特征是我们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创造及使用语言,创造各式各样的符号。我国华人特别注重华文华语,并把其视为保存华特征的“底线”,就是一例;语言之外的其他文化习俗,华人也是重视的。

加拿大出生、在美国发展的学者兼政治人物早川博士,在其《语言与人生》(Language in Thought and Action, 1941年初版,1949年有修正版)里有提到,我们承袭了很多无用的知识、错误的观念与谬论,其中一定有一部分是要丢弃的。无论如何,“从前人传递下来的文化遗产——社会共同汇集的知识,包括科学及人道的——一直被认为是过去经验最正确的地图,而被深深珍视着。”

在1941年的版本里的前言,早川坦承该著作在很多方面是对宣传的危险,特别是希特勒成功说服数百万人分享他疯狂及破坏性的观点的例证。



他警告:“虽热希特勒不在了,但是,如果大多数美国同胞更加容易受到害怕与种族仇恨影响,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包容与互相尊重的影响,我们的政治自由仍然任由雄辩及无耻的煽动家摆布。”

践踏文化习俗

隆雪华堂上个星期年初一举办新年团拜,安排正副首相与正副部长举起写在白纸的不同文体的书法字贺岁,引来批评是意料中事;雪华堂后承认疏忽,并不能弥补其所犯下的极大错误,给人感觉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传统华人文化习俗的避忌,对本身文化习俗的践踏。

更加要命的,主办单位承认疏忽,有的因为党派立场的人士及党工“超越族群”,认为那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还把挥毫与挥春混为一谈,更加没有看到有关行为浓厚的谄媚意味,很造作的“多元”,还将那些抨击隆雪华堂的人士标签为“挑衅仇恨”。

我担心的是这些“超越族群,不超越党派”的人士,对我们华人文化遗产的不但不珍视,还自以为是的表面上雄辩,实际上却是无耻对华人文化习俗的践踏所表现的不尊重。

自己不尊重那么根本的文化习俗,他族要是将来“礼尚往来”不尊重,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