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市4名警员,因为有店铺投诉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怀疑用20美元假钞,而前来执法;其中一名警员用膝盖压住弗洛伊德颈部长达8分钟,弗洛伊德心脏停顿,后送医不治。

他的死,引发了美国人在美国二十多个州及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等几十个城市展开游行示威;在当前美国受到新冠病毒的肆虐下,再加上这些不知何时才结束(我相信到8、9月份就会沉静下来),特朗普“内外交困”,要在今年11月总统选举寻求蝉联会不会“冻过水”?

我们在外面看热闹的,会认为特朗普漏船又遭打头风,要连任会有问题的。不过,我看特朗普要连任,看来是没有问题的。

拜登太弱

第一个根据,是其对手太弱。民主党推前副总统候选人拜登出线应该是无悬念;此君今年77岁,如果他可以口不遮拦,不怕面对抨击,还有作秀的天分与技能,年龄应该不是个阻碍;可是,他两者皆缺乏,接不到人气,要动摇特朗普构成挑战可不容易。

其二,像“白人警察杀非裔,引发全国各地游行示威讨公道”的戏码,不隔几年就来一次。他们是行使他们的个人自由,表达不满与愤怒,却对解决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矛盾毫无作用。这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理想派当然会以“愚公移山”来看此事,认为这是向当权者施压,实现种族平等的“长远斗争”。

况且,警察动用暴力致死平民这等事,与特朗普没有牵连。因为这不是在他当总统才发生怪事,而是警员执法带来的问题;民众参与游行示威,各有各的动机,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凑热闹的都有。因此,特朗普其实可以让这些游行示威活动出现越来越多的暴动,再来以“法律与秩序”出手对付“暴徒”。

如此一来,他可以进一步巩固国内保守力量的支持率;此外,经过这些游行示威,新冠病毒恐怕有更加“自由”的传播空间。如此的情况,美国选民会选择“改变”吗?我们不要忘记,美国人现在需要的是个敢展示“美国是个伟大国家”,即使只能在表面上可以捍卫美国国家利益的领袖,特朗普的个人与领导作风,拜登没得比。此其三。

选举人票定输赢

其四,美国总统选举,不是凭“感觉良好”取胜,而是投票日当天看哪一党的选民比较积极出来投票。在美国选举人制度下,真正决定谁当总统的是538张选举人票,而不是普选票。也就是说,特朗普能赢得超过269张选举人票,就可连任美国总统。

美国的媒体及学术界(大学的教授),由自由派(也就是支持民主党)主导,因此,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舆论是有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丽,但特朗普却“意外”的胜出,关键是支持民主党的选民投票率偏低。

这一次,舆论再次对特朗普不利,民主党支持者极可能再“重蹈覆辙”。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