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国家·廉洁大马/南洋社论

“爱我国家,廉洁大马”是马来西亚日的国庆主题,为着促进团结和谐、共享繁荣和孕育爱国精神,“廉洁”是关键词。

为铸造廉洁的马来西亚,政府制订议员申报财产的措施,是反腐机制的建设,及贯彻廉洁文化的实践。



因为廉洁体制需要自上而下改革,自下而上监督,还需靠法治强制进行到底,甚至还须扩大到强制官员也要申报财产。

根据反贪会首席专员拉蒂花引述反贪污的一项调查报告披露,有22.1%受访公务员承认若位高权重,他们愿意收受贿赂。

因此公布领导人或官员的财产,是一种防腐戒贪的廉政措施,也是彰显舆论与群众的监督意识;政府领导人或官员的家庭财产,从政前后个人财产增长及增长渠道的变化,配偶和子女从事的行业,都必须公开财产信息,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才能有助于推动廉政建设。

官员的贪腐会导致生产低效及国家破产,要预防官员贪腐,就需要有严苛的反腐制度,要让官员处在一个“赤裸裸地生活着”的国家,接受阳光的监督,在发现某个官员账户出现不明进项,或异常消费,都要受到彻查,包括舆论裁量,媒体的监督调查。



就是在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官员以权谋私的零容忍,才能遏制官员的寻租空间,遏阻滥权者大搞权钱交易或有敛财之念,从而创造像瑞典等北欧国家的廉政奇迹。

为实现“廉洁大马”理想目标,政府领导要有自觉和勇气,要借助社会舆论的强势推动对官僚权势阶层改革与约束。

虽然财产申报是反腐的良药,但却未必能根治贪腐的顽疾,因为有些国家立法规定官员申报财产,还要求官员发毒誓,说违反誓言会遭天谴、被击毙、遭“雷劈”、被老虎咬死、家庭破裂、祸延子孙、世代受害等等;但,这些国家在国际组织的清廉指数排名却一直都未有改善。

问题在于它还需要有严格的监察程序,要实现制度反腐的效率,前提是要有活跃的公民社会, 要有绝对洁癖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

只有将法纪视为生命,遵纪守法及敢于维护法纪的公民,又少有特权的社会,才能迫使政府领导及官员绝对检点,从而确立“爱我国家,廉洁大马”的目标,及铸造一尘不染的清廉体制。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