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冠病毒”仍然在世界肆虐,每天的新闻,不是染病的数字飙升,就是死亡病例不断增加!当然,还有“封城”的可怕,疫区重灾区不断传出的惨况,真的是让人情绪低落,几乎得忧郁症。

这时候,真该去读一读书,作为心理疗愈。



也不知是碰巧,还是书商脑筋动得快,一去书店,看到摆在显眼之处,就是卡缪的《鼠疫》、马奎斯的《爱在瘟疫蔓延时》,还有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其中的《鼠疫》最为贴近我们目前的处境。

《鼠疫》故事是叙述阿尔及利亚奥兰市发生瘟疫,可怕的传染病令人不知所措、人心惶惶。政客狂妄无知,掩饰诿过,甚至想利用这场灾难来获取政治利益;而原本生活潦倒的小人物,却靠着黑市门路为人们带来各种药物与违禁品,突然发了财。老百姓恐慌无助、贪婪自私,而作为医生的主人翁却挺身而出救助病人,然而他妻子却被传染了,危在旦夕。

这岂非是今日“2019新冠病毒”疫情的写照?

在疫灾面前,任何人都可以选择展现人性的丑陋(像政客那样),或选择展示人性的光辉(像医生那样),或者摆荡在两者中间(小人物或普通老百姓)。



我们看到了有人驱逐“武汉”人,有人抢购口罩,有人故意朝医护人员咳嗽,有人被隔离了选择逃亡!有人散播谣言!

但也有人明知疫区危险,仍然自愿赴疫区进行救护任务,也有人慷慨捐助医疗用品与物资去疫区,或制作视频,喊:“武汉加油!”更有基督教群体作禁食祷告:“愿疫情很快成为过去。”

马奎斯的《爱在瘟疫蔓延时》书里有一句话:“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为爱而死,是高尚的情操,很多人恐怕做不到。但做到“爱里没有惧怕”,总可以吧?若你不爱自己、不爱同胞、不爱患难中的人们,哪你怎么挨过瘟疫的漫漫寒冬啊?

读书吧!被封城、封村、封家的人们,书中真的可以得到疗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