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总有一大堆的事需要我们去选择。

小时候选择进什么学校,长大了进大学选择修读哪一个科系,离校后选择进哪一个行业,买什么屋子;此外,还要择友而交,选择配偶,选择把选票投给哪一个政党。只有极少数的政党大佬有资格选择让谁出任首相?选择加盟哪个阵营?

如果我们平日对人生目标、对为人处世有一个既定的原则,那心中自然就会有一把尺,该选什么弃什么也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只有那些见风驶舵,患得患失的人才会为选择而苦恼。

最近反对党阵营因首相人选难以决择而进退两难,既有“马安配”,又有“安首相马资政配”,还有“安慕配”以及异想天开的“沙安慕配”。看不过眼的局外人戏称:“何不排出一个‘马慕配’?让敦马哈迪医生可以实现他那‘Winner takes all’的天掉馅饼,再加上Durian runtuh的美梦!”

这其中一直左右摇摆、举棋不定的是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由始至终游离于敦马与安华之间;当敦马高居相位大权在握时,尊敦马为希盟共主、唯命是从,即使敦马对承认统考推三推四,火箭头头也静静不出声,逆来顺受。此时的火箭虽“身在马营,却心在安”,因为他们误以为安华迟早会接过首相棒子。

于是,他们时而挺安华,时而挺敦马,犹如赌局“筹码两边押”;敦马却始终坚持安华“不适合当首相”;而安华则认为敦马是带刺的“枯枝”,不能依也不能靠。直到最近敦马推出“沙安慕配”,又重提“华人有钱论”,引起火箭基层与支持者几乎一面倒谴责敦马,火箭这才在希盟主席理事会中,推翻“沙安慕配”,决心“甩掉马哈迪”、“摘掉枯枝”,重回安华的怀抱。

是时候说再见

这个“最新的选择”,虽然过程有点扭扭捏捏、曲曲折折,毕竟来之不易,却被众人视为是“正确”的选择!因为这两年多以来,火箭的确被老人家玩残。火箭领袖心知肚明,敦马既可无情无义地舍弃安华,在火箭没有被利用价值之时“再補一脚踢走火箭”,有什么好奇怪?与其冒险死心塌地去追随一个翻云覆雨的“超级高龄”老枭雄,以致一路走到黑,不如铁了心,放弃“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去追随同为受害者、又是多元种族政党的安华!何况老人家是“赶路人”,如今又众叛亲离,的确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日前《南洋商报》社论〈甩掉马哈迪〉,虽是出于不满敦马兴风作浪搅乱大马整个大局有感而发,实际上也是扮演“人民喉舌”的角色,反映大马各族人民的心声。火箭岂能不予以重视?没有了刺人的“枯枝”,希盟三党应可免除不必要的伤痛,但大马会因此而恢复平静安详吗?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优大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