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困境/张木钦

火箭副秘书长倪可敏一鸣惊人,说如果统考不受承认,火箭将不惜退出执政的希盟。

这话是街上听来的吧?因为带着强烈的民意。



不过他又严厉警告,万一希盟倒了,极端的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政党就起来了,到时候华人恐怕连挂灯笼都不可得。

那该怎么办?为了阻止坏人上来,火箭是不能退的了,但为了原则问题,火箭必须退。

伊党的人笑了,说二爷是在讲空话。

我认为空话也不是白讲的,讲空话而不退盟,继续享受高官厚禄,还可以收割“有原则,敢讲话”的美誉,华人是会相信他的。

二爷也说,对统考课题火箭不是静静,而是通过内部管道更勇敢地争取。



这话听起来很马华,马华也是这么说的。当时大家怎样骂马华,现在就可以 怎样骂火箭啦,一报还一报,人间有正道。

二爷的话是讲给敦马听到吧?不知敦马听了会不会兴起“虎落平阳”的感叹?依照敦马的脾气,受到这样的威吓,绝对吞不下这口恶气,但对手分量不够,或许暂时忍忍。

从这里想到一个问题:做小党,或做少数民族,还得小得刚刚好才行。

譬如,火箭如果只有阿星一家,则不论讲得多凶,都不会有人说他们在搞孟加里种族主义,因为他们人少构不成威胁,即使他们做警察也可以做到比大狗还大,不受猜疑。

火箭说大不能过半,说小又超过三分之一,真是尴尬尺码,你出言恐吓,人家不会被吓到,却会心生厌恶。你处处顺从,人家也不会信任,口口声声说你是威吓,一如林吉祥口口声声说人家是盗窃政权一样,这就叫做火箭困境。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