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马六甲州选,希盟遭遇重挫。

人民公正党全败,国家诚信党仅剩一席,民主行动党靠基本盘,守住半壁江山4席。

甲州选结束后,行动党几位年轻领袖提出火箭退出希盟单飞的建议。

虽然这建议引发一些讨论,但之后就平息了。

因为,希盟高层尤其行动党中央领袖很清楚,火箭单飞意味着什么。

单飞,这不仅仅希盟有瓦解风险,也意味着火箭领导层将面对两个挑战:

挑战一,火箭中央领袖这些年来打着多元旗号,争取马来人认同及支持的路线。

多元路线是火箭的大方向,不需纠正,也无需质疑。

但是,一些火箭领袖为了拉拢友族而有所妥协,太急功近利以为马上就能获得友族支持的做法,反惹得基层党员不满。

更别说,现在连希盟包括蓝眼和诚信党都大量流失马来票。

因此,不论是靠自己或靠联盟争取马来票的策略,是不是要改一改了呢?

只能做最强大反对党

挑战二,单飞照理能帮助火箭稳固基本盘,打起选战也不会绑手绑脚。

但,代价是一段时间尤其是下届大选,想要执政重回布城的难度更大,再强也只能做最强大的反对党。

基层党员和传统支持者或许不觉什么,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也都是在野。

只是,现今领导层能同意吗?

纵观,过去的历史已清楚告诉火箭,单飞的得与失是什么。

1999年大选,公正党、行动党、伊斯兰党和人民党组成替阵。

结果,行动党在大选,为了共同的政纲和竞选宣言呕心沥血,在大选及选后都要承担跟伊党合作的共业,且跟公正党的合作也不尽如人意。

最终,2001年9月行动党退出替阵单飞,且在2004年大选取得较1999年更好的战绩。

但是,代价是其他在野党惨败,也无法对抗执政的国阵。

2008年大选前,行动党再与公正党和伊党续前缘,合作但没结盟大败国阵后,才成立民联。

这就是彭亨行动党秘书李政贤所说的“结伴不结盟”软性合作关系。

不过,5·05大选时民联及5·09大选时希盟,彷佛又说明了硬性结盟,是利大于弊。

这都有复杂的因素牵涉其中,不尽然是单飞VS结盟的简单对比。

如今局势彷佛又轮回到,要继续结盟或选择单飞的十字路口,这就极考验政治领袖的智慧。

当然,对传统支持者而言,或许不会想得太复杂。

他们可能只想问一句,要继续顾及马来人的想法,那么竞选宣言还会纳入承认统考等相关华教华社的承诺吗?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