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火箭不排除与狼共舞?/刘泰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在8月7日表示,基于“政治上一切皆有可能”,他不排除该党在来届大选之后与巫统合作的可能性。

他在接受网络媒体的专访时的这番表态,令人耳目一新,不啻有“石破天惊”的效果!

我认为,如果陆兆福是以个人身分发表意见,那么他是个“政治浪漫主义者”,拥有无限发展的想象力。

如果他是以行动党领导人的身分代表该党发言,那么他就是个“政治冒险王”,把行动党毕生的清誉押在赌桌上,准备“与狼共舞”。

所谓“与狼共舞”,乃比喻和恶人在一起,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危险,一点也不浪漫。

回顾2020年12月,行动党曾以冠冕堂皇的理由与巫统合作,在霹雳州议会否决信任动议,推翻了土著团结党党籍的原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查。但过后霹州行动党没能如愿加入州政府,被巫统耍了一局,自讨没趣之余,还引人诟病。

“以德报怨”匪夷所思

严格说来,巫统并非行动党的政治宿敌,因为两党在历届大选中鲜少在同一个国州选区对垒,不是竞选对手。而与巫统结盟的马华公会才是行动党誓不两立的宿敌,火箭为了剿灭马华,才攻讦其盟友贪腐滥权。

但是,巫统从来都不遗余力地妖魔化行动党,称其为“马来人首敌”,极尽诬蔑行动党的能事。按理说,行动党应对巫统“有仇必报”,如果不计前嫌反而要向巫统“埋堆”,宁不匪夷所思?

陆兆福较后在“秘书长上线”节目中,促请党内同志和支持者毋须紧张和担心,因为行动党目前没有与巫统谈合作。他澄清在大选的对手是国阵,而敌对者大部分来自马华,间接暗示巫统并非不能合作的敌人。

陆兆福强调,第15届大选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因此不能排除一切的可能性。这番言论突显他对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重夺布城的信心不足,因而有求与极可能卷土重来的巫统合作,共组联合政府。

作为希盟一大成员党的领导人的陆兆福在大选前作出如此示弱的表态,未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有失大将之风!

迄今在报章上没读到巫统任何重要领袖对此有何反应,只有一名巫统最高理事依山再里尔帖文直斥行动党休想跟巫统合作,因为该党是骗子。不过,他的意见是否得到巫统领导层的认同,并不清楚。

值得关注的是希盟老大——人民公正党的反应。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被记者询问时,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行动党与巫统合作的课题并不存在,并没进一步评论。

假设来届大选后,希盟和国阵都无法单独赢得112个国席执政,而巫统也同意合作共组政府,但条件是必须由巫统领袖出任我国第10任首相。届时安华的首相梦将再次泡汤,不知他会否同意与巫统合作?如果行动党宁弃公正党,坚持要与巫统合作,又当如何?当然,这些都是假设性的问题,但政治上不是一切皆有可能吗?

政治非没原则的艺术

19世纪德意志帝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有句名言:“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当年德国仍未统一的时候,他在欧洲各国之间合纵连横,逐个击破。为了争取国内民意支持,他身为一个反民主人士,却开放了成年男子的普选权;身为反社会主义人士,却完成了福利国家的奠基。他凭着“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的灵活性,赢得“政治现实主义大师”的美誉。

中国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则认为,政治是一种艺术,但不是一种魔术;政治创造可能,但是政治亦有其边界;政治浪漫主义往往忽略約束的问题。她的论点一针见血,值得参考。

总而言之,政治虽然确是可能性的艺术,但绝非没有原则的艺术。如果政党或政治人物为了私利而动辄牺牲固有的原则或立场,试问如何能获得人们的尊重和支持呢?

反应
言论

九合一选举结果有感/刘泰安

台湾的“九合一选举”,是每4年定期举行的县市长及其他公职的地方选举,与总统和立法委员的中央选举分隔两年轮流举行。因此,九合一选举往往被视为现任总统的“期中考”,以及下届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九个公职是指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村(里)长。

台湾在11月26日举行了九合一选举。21个县市(有一市延后投票)的市长选举结果出炉,国民党拿下了13席,民进党5席,民众党1席,无党籍2席。

国民党在6都市长的选举中赢得台北、新北、桃园和台中4都的总共13个县市长职位,创下了佳绩,一洗两年前败选总统和在总计113个立委席次中只赢得38席的颓气!

在中央执政的民进党选情则蒙受重挫,仅拿下4+1县市,即守住台南市、高雄市、嘉义县、屏东县,以及拿回澎湖县。

舆论一般报道,蓝大胜、绿惨败。但回顾在2018年上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了15席,民进党6席。在本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的席次比上届还略逊2席,何来“大胜”?民进党只比上届少1席,何来“惨败”?

或许,国民党被视为“大胜”是因为这次从民众党柯文哲手中抢回失去8年的台北市,以及一举拿下民进党执政多年的桃园市和基隆市吧?

兼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11月26日开票后当晚宣布即刻辞去党主席一职,以示承担所有责任。

“引咎辞职”如家常便饭

查蔡英文在2008年首次当选民进党主席,2012年代表该党参加总统选举,败给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随即辞去党主席。2014年她再度当选民进党主席,两年后在2016年赢得总统大位。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惨败后,她再次辞去党主席。

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总统大选中,以台湾有史以来最高得票数(817万)连任总统,同年5月20日再次出任民进党主席,直至今年11月26日,三起三落。可见,“引咎辞职”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但勇于承担作为领导人的责任,还是值得一赞!

蒋万安横空出世

另一方面,有位国民党的“明日之星”在本届九合一选举横空出世,他就是当选台北市最年轻的市长、现年44岁的蒋万安。他的身世背景显赫,父亲蒋孝严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外交部长及总统府秘书长,祖父是前总统蒋经国,曾祖父是台湾威权时代的领导人蒋介石。

众所周知,原跟祖母姓“章”的蒋万安并非在蒋家长大,从未受到特殊优待,10岁时才得知自己是蒋家后人,且与其他蒋家第四代人互动极少。

他在蒋经国去世17年后的2005年才跟父亲认祖归宗,从“章”改姓“蒋”。所以,当人们认定他是“蒋家第四代”时,他反而认为蒋家对他并不是光环,只是血缘而已。

蒋万安在2016年首次当选台北市立委,2020年连任,在今年九合一选前两周请辞立委,以示破釜沉舟的决心,果然得偿所愿。

由于他现在当选台北市长,不可能在两年后参加国民党2024年总统候选人的党内提名,但放眼2028年,他将参与其盛、光耀蒋家门楣的机会蛮大!

国民党虽在本届地方选举大胜,但未必在2024中央选举同样报捷,因为该党在2018年九合一大胜,却在2020年总统和立委大选惨败。历史会否重演?有待时间见证。

宝岛人民已在本届九合一高唱《绿‘倒’小夜曲》,明媚的月光,照亮他们的心,必然展望未来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