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和无现金社会/黄子伦

前阵子从朋友那里听说有些餐馆在收费时,如果顾客要使用信用卡就需要额外缴付6%的收费,要是选择付现金就可以免去。我听到这事时,头脑有点转不过来。经朋友解释,方知这些餐馆是为了避免缴付消费税才出此下策。更甚的是你用现金支付后,餐馆业主还故意为之写给你一张潦草到他自己也看不懂的收据。



最近关税局说有将近5000家公司因为涉嫌违反消费税法令而被当局调查,让人不禁为什么一个已经实行了差不多快3年的税收制度,在民间竟然还有这么多阻力?

消费税易掀定义战

从许多国家的经验和许多学者的研究已经指出,消费税确实是一个比较健全且公平的税收制度。消费税最常见的问题,就是在于某些物品的定义有所重叠或者模糊。例如在英国,因为蛋糕不会被征收消费税,而饼干需要。刚好就有一家烘培公司就有卖一种看似饼干的蛋糕(所以没有缴税),结果被关税局提控,最后双方在法庭上辩论蛋糕和饼干的区别才罢休。这和此前在美国闹出的“蕃茄到底是蔬菜还是水果”的争论一样。

除了这个定义战,我国消费税的复杂程度也是比较高,什么物品是零消费税,什么是免消费税。如果删除这两项清单,我相信无疑将大大减少国家征税和商家缴税的成本,是大有裨益,然而政客们始终不会答应。但须知,只要零消费税和免消费税这两项清单一天存在,消费税就难逃被污名化和政治化的命运,哪怕关税局总监抱怨多少次。

电子支付打击逃税



与此同时,我认为打造无现金(接近)社会,或者让电子支付普及将会大大降低商家和个人逃税的状况。

根据国家银行的资料,支票的使用总量从2011至2017年减少了42%,而电子转账则翻了几倍。使用支票或者是现金交易除了费事,而且成本极高。如果电子支付变得普遍,消费者不再需要带着厚厚的现金和好几张信用卡出门,买东西也方便。加上每一笔交易都是直接和商家的作帐系统连接起来,可以减少商家做账时寻找税收编号的麻烦,降低登记物品时的人为差错。

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避免商家逃税的小动作(类似一开头的off record行为),因为他们需要解释为何这么多人使用现金交易而不是电子支付。

不过要做到这些,需要消费者和商家的互相配合。很多时候消费者是很想用信用卡支付账单(我相信用手机支付也是),不过往往遭到商家的诸多刁难。例如商家会自己设立使用信用卡的最低消费额(国家银行已经表明这是违法行为)、不然就是佯称信用卡系统当机、又或者在网上交易时要额外征收一笔“处理费”。

可想而知,在这个号称有很多商业奇才的国度里,他们的经商方式都是极度短视,甚至是体现出资本主义最令人可耻的自私面。

我推崇资本主义,也赞美商人,更不讨厌消费税。我恨的是那些顶着“做老板”心态的人,不断偷工减料,却老是喜欢找汽油涨价为由来涨价,却从未见他们因为汽油降价而降价,因为那时他们就会说白糖涨价所以互相抵消。我期待有一天去小食中心买一碗米粉汤,可以用手机支付,不用再怀疑这些“老板”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有缴税。我讨厌浪费人民纳税钱的政客,也讨厌不缴税的商家,这两者都是社会的寄生虫。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