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燕出口不利加工厂/张网

这几年来,最多纷扰的行业就是燕窝业。先是“血燕”事件造成中国市场崩溃,接着是燕农为争取毛燕出口而闹上国会(2012年6月),以及多次示威,成为轰动新闻。

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是积极寻求净燕出口的本国最大组织,马来西亚燕业联盟则坚决要求大马政府与中国同时商讨毛燕与净燕出口;政府有意实施的燕窝追溯系统(RFID)也受到马燕业联盟的激烈反对,纷争不断。



政府相关部门处理燕窝问题意见分歧,卫生部、兽医局都想捉权,大马标准局也插一手,因官员对燕窝知识贫匮,决策都得征询公会意见,而各公会领袖又各有盘算,互相猜忌,加上利益关系的考量,谈商并不顺利,出口的进程都被拖慢了。

当中国检验局到大马燕窝加工厂视察之后,前后用去的二三年时间,两次批准了19家加工厂出口中国准证,近来又有新闻报道指年尾毛燕可出口中国,唯传闻仅有一家公司获准证,令有意申请者跳脚。

准证难求

毛燕出口是个争议的课题,对燕业者有利亦有弊,冲击最大莫如加工厂业者及毛燕收购商。

毛燕直接出口价格将飙升,加工厂收货成本高,货源会短缺,弱者将被淘汰;规模较大的加工厂将面对成本增加的问题,销量及盈利俱减。因此,加工厂及收购商都亟需申请得毛燕出口准证以求生存,只是一张准证难求,不得其门而入者苦了!



现今燕窝市场已缺货是历来少见。中国收购商吸货动辄数以百公斤计,印尼收购商也大举进军大马燕窝市场,到处抢货,最得益者是燕农,若情况加剧,燕窝价将再创历史高峰!

燕农也有隐忧,燕屋燕窝产量减少是普遍现象,燕屋增加,食物不足,金丝燕繁殖慢及搬迁他处,都会造成燕窝产量减少;近来窃匪趁燕窝价高涨,频频潜入燕屋偷窃燕窝,破坏了音响设备,也惊吓了金丝燕,造成的损失非常大。

大马政府允许毛燕出口,让原产品毛燕输入中国,外汇收入当然不比输出加工产品净燕;净燕与毛燕的价格最少每公斤相差1500令吉(挑毛加工费),本地加工厂也可提供就业机会,保护加工厂工业,只是毛燕出口与否,是“顺得哥情失嫂意”的两难决策。

中国广西钦州已做好准备入口毛燕,并在附近设立加工厂,只是中国工资近年大幅增加,不会比我国的便宜,但胜在原产品不会有造假情况,顾客有信心,也是个卖点。

中国商家资本雄厚,若在这行业投入巨资,且在当地设立加工厂,囤货操纵价格,得利最多的将是他们,业者当随机应变吧!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