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与野味交易/谢诗坚

正当中国人民准备兴高采烈地迎接庚子年(鼠年)来临前夕(1月25日是春节大年初一),突然当局颁布指令:从1月23日凌晨2时开始,对武汉市全面封城,因为在武汉发现多起“新型冠状病毒”,情势严峻。

据专家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特点是它可以在被感染者未出现任何病状之前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



医学界研究得知,目前武汉发生的病毒潜伏期为4到10天,平均为7天,但最长的潜伏期可长达14天。这意味着,患病者在不知情下(未发作)能把病毒传给别人。由于病毒是无形的“实体”,是依附在人体的细胞内,不容易被察觉,但一旦发作,其爆发力就非同小可了。

根据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表示,经分析,目前的新病毒每6.2天会倍增。以此推算,在武汉约有4.4万人被感染(包括未发作),而疫情会在4、5月“见顶”,至6、7月才慢慢减退。

一般上,患者的表征反映在呼吸道周围,也就被统称为“武汉肺炎”(Wuhan Coronavirus或2019-nCov)。

这种病毒先引起发热和干咳,而后头痛、打喷嚏及咳嗽,过了一个星期就会气促、呼吸困难,甚至会引发肾衰竭,此时病患者就要住院了;但为防止传染,病人会被隔离。



经济损失无法计算

其实,任谁也没料到春节期间会爆发病疫。除了世界各国的游客止步中国以外,中国国内的旅游和外出也都打住了。这一条账和所蒙受的损失,若不是天文数字,也非笔墨所能计算出来。

如果我们不忘前车之鉴,倒是可以将在2002年至2003年发生在广东的“非典型肺炎”拿来作比较。

在那一年,广东发现一种病毒造成非典型肺炎,称为SARS,意即病人患上严重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它起因于2002年12月5日在深圳打工的河源市人黄杏初感觉不舒服,好似风寒感冒,乃就近诊所看病;但到了8日病未好转,就到医院打针,直到17日才被转到广州军医总医院。在首例发现后,广东各地先后发生医务人员患上病毒感染,当时媒体并未大事报道,也没有造成恐慌;后因病情未明朗,促成世界卫生机构进入调查。

幸好有关传染病毒在2003年5月已被全面控制,也查知是通过接触大量的脓血痰而被传染的,先后有8069人住院,全球各国共有774人病逝;此时有专家提出应对野生动物作出控制和禁止销售,因为有证据显示是通过野生动物传染的,蝙蝠的怀疑性是最大的。遗憾的是,有关建议没有下文。

锺南山2010年已提出警告

根据美国豪斯顿大学东亚政治系的副教授李彼德(Peter J Li)在1月29日的《南华早报》发表题为:“首先是非典型肺炎,现在是武汉肺炎,因此这是为什么中国应禁野生动物的交易”的评论文章。

他说,武汉因发生新型冠状病毒症,已使到全中国进入紧急状态,这也导致人们质问为何野生动物仍在市场上交易?

这是SARS事件后的另一场卫生危机,情势有些相似,因为在武汉发生的2019-nCov病毒与“华南海鲜市场”所收集样品有关。换句话说,这个在汉口离武汉不远处的市场是导因。第一批被感染的人是在汉口摆卖海鲜的商人,在市场内销售不下120种野生动物。

无独有偶,第一批武汉肺炎患者与2002年的非典型肺炎一样,当年第一批患病者也是在广东从事野味生意的商人。

因此,武汉市政府在1月26日(年初二)宣布禁止买卖野生动物,但这是暂时性的,待疫情过后会再开放野味市场。

这又让我们想起在2010年时,中国顶尖非典型肺炎专家锺南山已提出警告,如果野味市场继续买卖,难保不会有另一个“病毒之灾”;另一方面,香港大学的邝毅教授也是非典型肺炎的专家,也作出同样的建议,却都没有回应。

巧合的是,近日有一个视频这样表述:汉口的野味市场是由集团垄断的,30年来赚得钵满盘满,似乎缺乏管制。现在引来大灾难,负责人不在,谁该负起责任?可见,中国在反腐上还是有大漏洞,需要及时堵住。

持平而言,即使野生动物的交易是天文数字,是一大笔财富,但问题是如果拿千万人的性命来保住这样的买卖,又是得不偿失。

毕竟野生动物带来的新型病毒已不容否定,这次的武汉肺炎也是考验中国政府决心的时候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