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伦帝国很伟大,其君王尼布甲尼撒也是最残暴的君王。萨达姆在海湾战争前,就曾自诩为尼布甲尼撒再世。尼布甲尼撒的彊土,东到印度,西至今日土耳其,南至埃及。

《但以理书》记载他曾有个著名的梦,见一树顶天立地,极其华美,远在地极亦能见之。叶子繁茂,果子累累,可做天下众生和走兽食物。荫蔽人兽,鸟宿其上。

随后,有一圣者从天而降,大喊伐倒这树,摇落叶子,抛散果子,驱散鸟兽……毋须问术士,也知道这意味什么了。他果如梦中景像,倒台,但保命。

安华八风不动,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逼宫不成,只好回头,重新再巩固希盟,敦马哈迪医生这棵政治长青树,一夕之间,立成枯木。

机关算尽欺人太甚

与尼布甲尼撒相比,老马是差得远。不过,三四十年来,在大马政坛,敦马确是一棵越长越高越大越壮的巨树。这棵大树一再压抑他者,推翻他人,从来没人推得倒他。姑里和慕沙,连同东姑和敦胡申翁联手,也功败垂成。此后,再强劲的狂风也奈他莫何,直到他自愿下台。

也只有他下台之后,还能利用新敌旧敌,一再推翻他的下属伯拉、他的门徒纳吉。若非他过度狂傲,吃人透透,这次他还是有机会收拾他标签的叛徒慕尤丁。机关算尽,欺人太甚,反而一夕之间,他已成政坛枯木。

这棵长青四五十年的枯木,经过半个世纪的呼风唤雨,他留下什么政治遗产呢?看看纳吉的公子纳兹福丁,庭判必须偿还所得税3760万令吉。即平均一年须还537万令吉,那他一年的收入是多少?

朋党人人如沐春风

纳吉的弟弟曾要求贵为首相的父亲建一座游泳池,敦拉萨不肯。第一,不可用国家的钱,第二,自己没钱。

当时的副首相敦依斯迈突然逝世,身后萧条。其子道菲后来曾当选国会议员,他去年说,其父的好友郭鹤年曾接济他家。可是,打从敦马当权后,巫统的同志不一定会当国会议员、州议员,只要是巫统区部主席,身家可能不是等闲事。

看看当部长没多久的已故贾马鲁丁,留下的是22亿令吉巨产!东姑安南身家也有10亿。

从自敦马掌权之后,这棵长青巨树繁茂叶子的荫蔽、丰盛的果子喂养,巫统的大大小小,朋党们不必像他所形容的纳吉是偷窃,而是人人如沐春风。

巫统的官二代直接间接地都是这棵政坛长青树的建树。虽然一夕之间成了枯木,但遗荫犹在。他还留有什么宝贵政治遗产,应该问问美国金融巨鳄索罗斯,或者更清楚。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