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研究院主席丹斯里卡玛沙烈认为,政府应该恢复比销售与服务税(SST)更加有效的消费税(GST),而这是该院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期望之一。

之后,著名经济学家佐摩(也是希盟执政后成立的“顾问理事会”的成员之一)建议以“精明税收制度”(至于是什么样的精明税收制度,他没说明)取代去年9月1日开始实行的销售与服务税;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也表示,如果是人民的需要,政府会研究消费税是否比销售与服务税好。



讲实在话,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许多承诺,废除消费税是我最希望它不去兑现的承诺,偏偏它却很“果敢”的废了消费税,包括佐摩在内的绝大多数专家学者(特别是那些时常有公开发言的)却没有发表任何反对的声音。

可见,专家学者在面对党派或者意识形态与专业操守之间的抉择的时候,“因人废言”选择牺牲本身的职业操守。

推行消费税的建议,早在马哈迪医生第一次刚当首相的时候就已提出,却有诸多考量(包括引起人民的反弹),直到纳吉当首相的时候才正式在2015年4月1日落实,结果被当时的国会反对党当作是个刮人民血汗钱的税收制度。

减少生意成本



即使当时市面上有好几本讲解消费税的书籍,政府也派人解说解释,显然的,民众比较喜爱有煽情的政治演说,进而深信消费税的确是收刮民脂民膏,让纳吉及其夫人罗斯玛等挪用。事实上,根据《联邦宪法》第97.1条文阐明,联邦政府所得,都支付给“联邦统一基金”,用在哪里,在政府的常年预算案都有列明,有关纳吉夫妇可以挪用这些钱的说法,我的想象力不够强,无法理解。

消费税是个公平及透明的税收制度,最明显的是迫使商家在销售发单列明所征收的税,让消费者知道所购买的货品及服务需要缴交的税,这可进一步减少官僚的繁文缛节及减少生意成本;同时,因为商家没办法逃税或避税,不得不更加透明,减少诸如走私的活动,这样一来,国家的税收就增加了。

在消费税制度下,因为出口商品没有隐藏税而变成更有竞争力,因为消费税不是商家的成本,经商成本因此降低。政府从消费税所得,是依赖消费者(包括外国人)的消费而有所增减,对国家而言是个稳定及客观的税收来源,再加上我国不能像以往一样,再过度依赖石油等,长远来看,对国家与人民都好。

所以,当今联邦政府要是为了国家的未来发展,人民未来的福祉,重启消费税是会受到欢迎的,最好能保持之前的6%。有利国家长久发展的政策或措施,理智的人断不会不会极端到“因人废言”,凡是纳吉主政时所实行的政策都是“盗窃”,更加不会把风马牛不相及的恢复消费税与“盗贼统治”等量齐观!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