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法院五司29日一致裁决,为人父母者单方面为孩子改教之举,在法律上属无效。



这是一项标杆性判决。上诉人英德拉闻判后喜极而泣,经过9年锲而不舍的法律诉讼,这位幼儿园教师终于取得3名孩子的抚养权,但她还有最后一里路要走,那就是等待拥抱9年前被改信回教的前夫带走,当时才11个月大的小女儿。

据《马来邮报在线》报道,总警长丹斯里弗兹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表示警方会全力追查英德拉幼女的下落。

作出这个历史性判决的五司,为领衔的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东马首席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尊、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再润阿里、丹斯里阿布沙马及丹斯里南利阿里;五司的一致判决,彰显民事法庭在联邦宪法下神圣不可侵犯的司法地位。

总警长弗兹当机立断的反应,对维护司法权威带来积极的一面,接下来,所有相关方面都必须依法行事,对法院的判决不可存有丁点质疑和违抗之心,否则将无异于藐视联邦宪法,也等同挑战整个马来西亚的体制。

英德拉的代表律师古拉也是民主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他在法院作出终极裁决后,批评内阁与国会态度U转,一再延展修改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法令中禁止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条文,“反观法庭(的裁决)显得更有骨气”。



去年8月国会下议院召开会议时,政府在所提呈的2016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法案中,抽起一项有关孩子改教必须获得双亲(parents)同意的88A条文,因为总检察长认为“双亲”一词的定义存在争议,有人认为单亲爸爸或单亲妈妈,也可被诠释为“双亲”。

因此,若将88A条文纳入修正法案,就涉及联邦宪法的修正,如此一来,国会要通过相关法案,就必须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员的点头,但政府声称没有把握获得反对党议员的支持。

在联邦法院作出裁决后,这些发生在国会的“故事”,包括国阵政府是否基于政治考量而迟迟不敢触碰有关改教条文,如今已不再重要,而古拉作为一名执业律师,其实也不该在法庭内对内阁和国会评头论足。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