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执政无力的根源?/章龙炎

希盟执政中央政府一年,马哈迪医生对自己的内阁打个50分;这50分是个平均分数,意味着内阁里的一些部长的表现高于50分,有的低于50分。马哈迪不给个别部长打分,算是留情面了!

很多希盟支持者或许会认同马哈迪的评分,也看到政府表现远比所期望的差,但是鲜有大方承认的,反而还给予各种借口硬拗,目的是为了合理化自己的选择,陷入当局者迷的陷阱,自我麻醉,为自己设了个假设问题:如果没有换,情况更加糟。



“希盟执政一年,怎能纠正国阵61年来(其实是国阵44年,联盟14年,还有近两年的国家行动理事会)所造成的破坏”这句话是最好的证明。

稍有基本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同一个联盟因为不同的领袖,因为个人心理与领导风格等因素,有不同的表现;即便如此,新领导有新的政策,但很多政策却是延续的,例如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政府大学预科班就是一例。

现在有官做或享受权力所带来的权威的政治人物,应该非常欣慰有如此宽宏大量的“老板”。他们需要的是时间,这些“老板”给了他们时间,却不要求他们要如何“重建”被破坏的国家,也没有给个时间表,当然不会过问他们有没有能力去修复他们口中的破坏”。

这些“老板”其实与外资一样对希盟政府信心不够,只是外资比较务实清醒。



对外资而言,一年时间太长,给希盟更多时间却得不到一个较明确的方向,无疑是与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大举撤资是较明智的选择;更何况,外资怎能对一个唱衰自己,时不时又表现出无能力的姿态(怪前朝是个最明显的例子之一)产生信心?

怪前朝有助益吗?

希盟的支持者要希盟执政超过一届,理应要希盟领袖“多做事,少说话”,令人失望的他们却自作聪明找一些不入脑的借口为希盟政府缓颊,仿佛是对自己孩子的溺爱,与之前反政府(我想,不是反政府,而是反国阵)反到底的行为是两个极端,完全看不到华人传统文化强调的中庸之道。一年后还不断怪前朝,对增强政府的竞争能力有助益吗?

在怪前朝之余,有些希盟领袖却毫不掩饰的把前朝的政绩当作自己的证据,有的不只一次说要“恢复过去的光辉”及“再次成为亚洲之虎”(马来西亚之前不曾是亚洲之虎这事实比不上想象重要)。

希盟支持者不断麻醉自己说联盟、国家行动理事会和国阵的政策一无可取,但希盟领袖不是有另外的想法吗?

之前被标签谓为“腐败之源头”的一个马來西亚有限公司(1MDB)的计划及东铁计划等重启,不就是明明白白的“萧规曹随”吗?

可见有些重要的决策,时间并不是大问题;有很多政策,是可以靠政治意志力达成的。

怪前朝这戏码,凸现的是政治意志力的缺乏,时间并不是最大的阻碍!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