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超越合理疑点”和“侥幸脱罪”,网媒“当今大马”就因为网民的留言,周五被判藐视法庭罪成,重罚50万令吉。

在此案例中,辩护律师想提供道义上的支持,却没法对新闻报道作无罪的辩护,甚至当事人毫无保留向法庭诚恳道歉,法官还是应用惯用的法律语言严惩。

虽然媒体的新闻自由与法庭的公正审判,都有各自的法源作为依据,可是媒体对法庭的惩罚,接下来可能出现“噤声”效应。

因为重罚判决的影响,媒体尽是“第一恐惧”反应,不仅在制度规管下“失语”,还有因读者的留言之害可能令媒体带来“灭门”之祸的恐慌。它就像挂在头上的悬剑,让媒体随时都有遭提控和起诉的风险。

法官说,媒体理应审查有问题读者的留言。事实是,某段新闻或评论引起读者的留言,理应由读者去承担“因言获罪”的责任,因为每天有无数持有不同观念立场的读者,会涌现海量的留言,绝对不可能让供应新闻的媒体完全绵密过滤筛检监察。

法官还提醒网民必须审慎留言,须遵守法律,禁绝攻击司法制度。对此,我们应该承认,一介网民一鳞半爪的留言还属于微观的,但应还可以包容的。

法官强调,言论自由仍受到保障,但我们更希望要有体制自信,不须为避忌自保而废言苛责,要能从几星飞沫中听出浩瀚心灵的涛声。

言论只有在直接煽动叛乱的反抗行为时,才能构成犯罪,如果把网民留言的合法议论当作挑唆煽动,那是驱逐民主政治的守护神。

过去,马来西亚一直被评为钳制新闻自由的国家,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在公布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时,马来西亚在180个国家中的排名才稍有改善地居第101名。

媒体是社会改革的助推器,要善用媒体,就不要搞得天地晦冥,风霾昼塞。

我们都还须继续努力,要对新闻舆论的各式批评保持容忍,只有广开言路,听言求治,解除挂在新闻自由头上的悬剑,才能摆脱古代暴虐的周厉王为“弥谤”而自陷壅蔽闭塞的风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