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聊东西/罗汉洲

时间果然过得真快,2020年1月份就要过完了,且谈谈这个月的所见所闻吧。

先谈点轻松有趣的,话说,身受财政部长林冠英委以重托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欣然宣布,它属下的教育信托基金决定向每位拉大职员派发600令吉新年红包。到今天,在下才恍然大悟,原来拉曼享有比别的公私立大专更大的优待,它不但有行政拨款、发展拨款,竟还有新年红包拨款呢,可喜可贺!想来必然是该基金会的钱多到用不完吧。



另一个轻松有趣的话题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提醒人民,如果你们再选国阵执政,让盗贼治国,以后就别再期望希盟替你们“执手尾”,收拾烂摊子。

这点,敦马倒大可请放心,因为抢着要替我们“执手尾” 的政党大有人在,国阵现在就急着要替我们“执手尾”呢,还有刘华才博士鼓吹的第三势力、第四势力,江山代有人才出,哪怕没人抢着替我们收拾烂摊子?何况已领教过一次,人民已不敢对希盟再有期望,除非希盟在这三几个月内有一番新人事、新气象,翻天覆地的大改革,那可又另当别论。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希盟有“非我不行” 的人,他们认为希盟非这些人领导不可,这些不肯让位,他们都“愿意做到死”,所谓最喜欢“KSM”勋章。

现在谈“严肃” 点的吧。财长林冠英指责某些华团假民主、伪君子,因为它们一边鼓吹多元化,一边却反爪夷文。后来可能发觉骂错了,于是自找台阶说“欣慰华团没有反爪夷文”。

没反对爪夷文

事实上,华人社会从来都没有反对爪夷文,马来人要学习爪夷文,要发扬爪夷文,尽管去学习,去发扬,华人从未反对,也没权反对。华人反对的是教育部把爪夷文列为华小四年级国文课本的一个单元,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华小生须学三种语文,负担已很沉重。更重要的是宪法明文指出爪夷文不属于国文字体,不是国文,当局无权权强制人民学习任何非国家语文,所以反对爪夷文单元并不等于反爪夷,与鼓吹多元化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假民主、伪君子之说从何说起?



至于因为华人“反爪夷文” ,于是激起人家的种族主义。这话与潘俭伟之前说的同出一辙,而我也曾在本栏说过,难道我们为了避免激起人家的种族主义就须毫无底线接受不合理的,剥夺我们基本权益的政策?我们才有必须“为大局着想”的责任吗?再说,就算我们都精通爪夷文,谁能保证人家就没有种族主义,而且还会把我们列为土著?

说到董总,它的立场似乎举棋不定,它原先反对爪夷文单元、维护董事会权力,它坚持必须由由董事会决定要不要教爪夷文单元。但日前的报道说董总不反对爪夷文(单元) ,只反对它的教学法,且对由家协决定是否要教爪夷文单的态度又显得模棱两可,不再说反对由家协作决定了,董总打算妥协再妥协?请董总清楚表达你的立场,好吗?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