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文化馆的知识构想/关启匡博士

【2022年华教节特辑】

近来年,我国各地逐步建设各种与华社相关的文化馆或文物馆,这是本土华社重现华族数百年发展史的重大工程。

我在林连玉基金执行“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专案研究,发现要厘清霹雳9所独中历史的来龙去脉,必须放置在地方的华社脉络,才能够考察清楚。

这条研究华教的思路,其理论基础是:无论华人庙宇、会馆、学校、医疗所乃至娱乐中心,其存在就是华人聚落在地发展史的产物。

北部矿业商绅家族

当我们以地方华社史的脉络反思华校研究,会发现不应该将华校孤立于周边的公共产业考察。这样是去掉其在地华社脉络所做的研究,我们将无法有效考察华校社会公共资源的运作方式,以及作为长期支持者的华裔大家族等社会基础。

我带着上述的思路,在2021年11月完成《霹雳州怡保市现代华文学校创立初探的两种视角——以客家先贤开埠的脉络展开》的初稿,以作为“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专案和中国基金项目“张弼士任领以来马来半岛北部客家村镇港口网络的形成——以碑铭为中心的研究”的共同成果。

通过这篇文章,我尝试将1916年由霹雳育才公立两等学校时任校长管介民所撰的“碑记”,放置在由槟城一直延伸到怡保的商绅脉络中加以考察。

这项初步的研究发现,马来半岛北部的矿业开发区,是由一群密切相关的商绅家族,从槟城、吉打一直延伸到霹雳的怡保一带。

“跨海跨境”华裔家族

其中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胡子春——源自来往于中国福建永定县中川乡以及槟城之间“跨海跨境”的胡氏家族。

胡子春是怡保育才学校的创校董事长(1908—1914),而两次担任副董事长的胡重益(1925—1928,1933—1936),以及1959年创立深斋中学于怡保的胡曰皆,皆是永定县中川乡的同族人士。

而推动霹雳华文独中复兴运动的胡万铎,就是胡曰皆的长公子。所以,我们从历史溯源的角度,可发现源自永定县中川乡胡氏,其在北马绵延数代人的家族史,贯穿在北马各大矿区的开发历程之中。

在近200年来,大量类似的华裔家族,合纵连横的构成华人聚落的商绅社群。这是我们研究地方华社的公共产业所不能忽视的历史细节。

我在2022年曾参与波德申中华中学的校史工作。在张永庆校长的带领下,对吴太山校长和陆景华校长的历史有一些初步的探讨。波中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文化馆。

依据上文的思路,我提供给波中团队的建议是:需要成立一个以波德申华社为主题的研究案,厘清波德申近200年的华社史,以突显波中作为当代波德申华文学校最高学府的历史义涵。

(作者为英国欧亚高等研究院—马来西亚道理书院副研究员)

反应
言论

巴生与华教/蔡立豪

【2022年华教节特辑】

巴生树胶公会创立于1920年,是继华商公所之后第二个跨籍贯的业缘性组织,因财力充裕且积极赞助地方教育与慈善,遂发展为二战前引领巴生侨界的主要社团之一。

1927年9月6日,巴生树胶公会为自置新建大厦举行落成开幕仪式及8周年会庆,特延请永春郑翘松题序并立碑以兹纪念,惟碑石完成时却发现有误,后经众理事议决重建。

“巴双华侨树胶公会纪念碑序”志期中华民国20年(1931年)12月某日立,署名由福建永春林采居撰及湖北黄冈张清和书。碑文除阐述树胶公会的缘起、沿革及立碑目的,并将146位会员名录依序罗列,其中多为滨海社区的侨领,堪称是见证巴生华社早年发展的一份重量级文物。

纪念碑虽志1931年杪所立,但基于未详因素,树胶公会迟至1933年6月4日才举行“重建纪念碑揭幕典礼”。是日场面隆重,出席来宾冠盖云集,尚有中华、华侨、共和及中华女校的音乐队莅场演奏助兴。

庆典中,为纪念碑题字,曾任巴生港口务德学校校长、执教于中华女校的女书法家张清和在演说时,除表扬公会热心教育慈善事业外,更极力赞颂由该会独力承办的“联合考试会”。

剪报中并没有为纪念碑撰文的林采居出席报道,原因应该是当时他已身处故乡永春或在厦门任教。

经比对资料推测,林采居是于1929年初,在好友共和校长郑兼三电邀下到巴生,并首度以“林连玉”之名登记教职。但他仅在共和执教数月,就在时任加影育华校长林承志力邀下,转任该校教务主任。相信他是在这期间,应树胶公会之约执笔撰写碑文。

发起“联合考试”

1926年杪,共和学校程华铎校长为促进各华校间联系及提升学生水平,发起“联合考试”之议,特函请树胶公会商议筹办,获得公会积极响应,随即组织“巴生华校联合考试委员会”,并推选颜维汉(即颜嘉祜)为委员长,同时拨出专款以充应考学生之奖励。

此外,还征得4州府华侨视学官陈君葆出任联合考试会主考,并负责一应科目考题。

每年一度的“巴生华校联合考试会”持续举办至1935年,吸引了滨海区十数所华校的报考,无疑是开启了本邦华校联合会考之先河,积极提升华文教育水平,实当记一功。

至于另一项规模更大的联合会考,则是始于1934年,由海峡殖民地及马来联邦教育部与中国领馆联办的“华校学生总会考”。

尽管巴生树胶公会已于2012年解散,但其为社区公益与华教做出的贡献,诚属可贵,当为后人所铭记。

(作者为出版专案企划、本土文史工作者)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