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意外的,敦马哈迪医生竟然第二次拜相,只当了1年10个月,毫无预警下辞官,让丹斯里慕尤丁捡到了“热煎堆”,做上了第八任首相位子。

敦马后悔不已,他不能接受慕尤丁拉拢巫统成为国民联盟一员,等于是大选落败者当政;美国司法部原本近期要退回10亿美元中的第二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资金给政府,马上暂缓下来,对新政府持保留态度。去年5月大马政府获归还第一批1MDB资金的2亿美元。



敦马没有闲下来,通过报章为民主行动党辩解 ,他指马来社会妖魔化火箭,其实他没有被林冠英摆布,行动党为了争取马来人的支持,同意不承认统考文凭,还有希盟政府拨给吉兰丹州政府4亿令吉,给登嘉楼州政府和吉打州政府各2亿令吉等,都是在他的授意下由财政部拨出。

多次前言不对后语

原是副教育部长的张念群澄清,火箭对承认统考文凭的立场不操之过急,非如敦马所言放弃;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则指有关谈话非敦马的原意,该党依旧主张贯彻希盟竞选宣言,要求承认统考。

敦马也说了,华人无须学爪夷文,只有回教徒才需要。这话似乎和不久前的立场相悖,记得教育部宣布要在华小入课时,董总反对,敦马还狠批董总是沙文主义机构,可能是敦马年事已高,许多话前言不对后语。

摆在眼前事实的是,火箭自当了政府后,原则和立场有很大的不同,趋向于马华走过的协商老路,例子多的很,“静静党”因而得名。



印象最深刻的是该党死命为爪夷文入课背书,张念群就说,4年级爪夷文课页只是介绍,不读/不写/不考,只是用爪夷字介绍邮票上那一行是“马来西亚”,钞票上那一行是“大马国家银行”,那一行是“大马令吉”,就这样吧了!

对此,教育家也是前教总副主席邓日才反驳,指学习任何语文的顺序都是先“听”,然后是“说”,接下来是“读”,最后是“写”,这是教育最有效的不二法门。

可见,爪夷文单元介绍是前戏,后续发展才是后戏。

“小羊儿乖乖,把门儿开开,我要进来”,一向作风给人正义凛然的火箭,不经意的把门打开,滑向单元化,轻则同化,重则回教化。这么重要的关口也放行了,想是要听从敦马常指做惯反对党的领袖须改变,要学习怎样做政府。

想当年,华教人士抱着打进国阵,纠正国阵为目标,结果反被敦马纠正过来,失败收场。火箭的命运无二,也败在敦马的精于谋略。

敦马说火箭的好,你的感觉如何?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