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的奥弗顿之窗/林煌达

日前,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出席哥伦比亚大学世界领袖论坛时,重申了扶持土著政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按照他老人家的说法,土著政策在马来西亚至关重要,是因为该措施能让马来人在各领域获得更多的机会,进而得到协助并成功;反之,若是政府没为土著提供相关的待遇,则会造成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导致国内的种族关系发展紧张。



姑且不论敦马热衷于推行土著政策意欲为何,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强化现有的土著政策,绝不是一项能够改善贫富差距与种族关系的治国良策,甚至还可能加剧马来西亚各族群不平等的现象。

一般说来,所谓“扶弱政策”最大的迷思与争议,在于政府长期以来扶助的对象,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抑或只是一种名义上的噱头,以推进政府的某些隐性议程?

强力塑造正常化右倾政策

俗话说,上帝关了你的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回想在5·09大选前,敦马曾不留情面地批评马来人懒惰、缺乏羞耻心、在财务管理方面没诚信等;直到过了5·09大选,原本“恨铁不成钢”的敦马二度拜相后,遂召开土著前景大会探讨土著的权益及发展,且宣称政府将继续推行土著政策,扶助我国占多数的巫裔族群,以避免他们与富有的华人起冲突。

由此看来,敦马在尚未真正闭上土著政策虚掩的大门之前,即为土著政策又敞开了一扇更明亮的大窗。



套用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奥弗顿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构筑的政治理论“奥弗顿之窗”(Overton Window),敦马也许正把人们本来难以接受的政策,一步步地合理化及正常化,甚至通过类似“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偏右的政治观点变成一种常态。

有鉴于此,我国人民在5·09大选前对“新马来西亚”的观感与概念,现在或已随着形势的变化在慢慢转移。

过去人们觉得不太合理的偏右政策,如今在敦马多番“循循善诱”之下,在人们眼里或许已逐渐变得“可以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在当选美国总统之前,许多美国人民都认为他右倾观念十分古怪,然而在他当选过后,尽管他仍是一如既往地口出狂言、任意妄为,可碍于人们判断常态的概念模糊,现今人们对他那一套具有代表性的行事作风,反倒是习以为常了。

损害各族利益政治鸦片

5·09大选之后,敦马在拟定、推行偏右政策的意愿逐渐浮上水面。其实,土著政策的本质,比起我们一般常说用来扶持行走的“拐杖”,其特质更像是一根外形酷似拐杖的“烟斗”,里头则装满了损害各族群利益的政治鸦片。

这种政治鸦片,多年来作为种族课题的燃料,且被某些不务正业的政客当作政治筹码使用,拼命地塑造社会贫富不均是由种族问题所引起的假象,让巫裔社群觉得他们真如这些鸦片商口中那般弱不禁风。

另一方面,这种能够激发“受害者心理”的鸦片,也常让华社无法自拔地陷入以华人自居的情境与思维当中,无法走出舒适圈或跳出狭隘的民族认同,更甭谈融入多元的马来西亚大环境。

短视的当权者为了保住政权,往往故意拖慢全体人民的进步,甚至不惜典当国家的利益和未来。

讽刺的是,在走向全球化的今天,土著政策这类有阻全民发展的政策,在马来西亚仍获得不少利益相关者的加持与庇佑。

眼观“2020宏愿”已落实无望,倘若马来西亚仍以此种政治论述继续前进,到了2025年,马来西亚会如同敦马所言那般迈向先进,还是宛如灾难那般走入陷阱,相信只有身为一国之相的敦马才有能力扭转局势!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