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哈迪医生果真在两年内交棒,但不是如协议般交给安华,而是人为的技术问题,棒子被慕尤丁接走了!

一切仿佛冥冥中有主宰,天要你两年内退位,不会让你坐到3年。所以,当我们拿一些人和事没辙时,就只能指望天,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如近日频频发生的青蛙叛徒事件。



这一交棒,让希盟痛跌一跤,希盟3党遇人不淑,5·09的议程被土著团结党骑劫了,左手推翻了巫统,右手给回巫统,转了一大圈,利用民主之名做合法夺权之事。

敦马现在不停解释慕尤丁夺权,有人要和盗贼合作,全是纳吉的阴谋,有人不喜欢安华的自由派,让各位看官见识了什么叫掰,越描越黑,此地无银三百两,却已背上背信弃义的污名。

敦马用尽一切手段延迟交棒安华,永远没有适当的时机,其实是敦马心中永远没有适合的首相,除了他自己,大家以为会借助辞职时机交棒,然后恶心的发现,敦马居然说如果有支持,他愿意做第八任首相,最后弄假成真,始终没有把棒子交给安华。

最冤的是希盟,是安华。这让我想起5·09后旺阿兹莎医生觐见当时的元首殿下。据较后的报道,殿下问旺姐,身为最大的执政党,你可以当首相,为什么要把职位让给敦马呢?旺阿兹莎说因为要遵守协议,日后他会把位子交回给安华。

华丽不转 丑态百出



棒子在敦马的手中弄丢,大意失了荆州,他责无旁贷,他应该对选民负责,向希盟三党道歉。敦马在交棒过程中毫不识相的丑态百出,过分眷恋相位而错过了华丽转身的时间点。

敦马时常以退为进的说,如果大家都不想他做首相,他可以不做,希盟各员对敦马如大家长敬重,客气有加,他没有珍惜,认为是理所当然,以少席位却反客为主,有恃无恐!现在感受了慕尤丁毫不客气的卡位,众叛亲离,狼狈得很不是滋味,说到底是偷走了他的宝座。

敦马说安华太想当首相了,安华已忍气吞声苦等了20几年,敦马自己却当了20几年首相,到了94岁还在当首相,到了承诺的期限还不退位,若有支持,还可以再当第八任首相,到底是谁太想当首相呢?

亚太经济峰会之后退位或许也是敦马的权宜之计,想到这里我就莞尔。说句不客气的话,敦马是想在这个世界平台再风光一番。没想到时与会风光一番的是慕尤丁,敦马一定百感交集,酸苦在心头!敦马想再当首相当不了,安华候任也当不了,慕尤丁没说要当首相却当上了,这难道就是不争就是争的最高境界?

大不了做回反对党

狐狸与君子有协议,在政治里做君子,可能一无所有,做政客可以一步登天,在君子和政客之间抓个平衡点,要过得了自己那关,心安理得对得起天地良心,又不影响仕途,甚难!

道不同不相为谋,土团党加入两年,就把希盟一窝撬起,其心可诛。毕竟是流着巫统的血,搞的是政治,争权夺利,不是诚心搞改革救国救民,少了土团少了敦马,希盟才可以真正平起平坐,少了阿兹敏派系,公正党可以脚步一致大步向前了,民主行动党坚守岗位,诚信党不离不弃,相当难得。

经过了这次家门不幸,希盟三党未来更应该自力更生,自强不息,更加要带眼识人。甩脱了土团党和敦马,是希盟这次政变中最大的收获。

支持者都泄气了,希盟看起来还众志成城,斗志不灭,像末沙布说的,大不了做回反对党,卧薪尝胆,韬光养晦,至少抬得起头留守到下个大选面对选民。希望希盟坚持初心,只要以民为本,人民做你们的后盾,祝愿希盟。

反应